2021-arri-cannes-jeanne-lapoirie-benedetta-adrien-grasswill-alexa-mini-master-grips-skypanel-1

珍妮.拉波莉用ARRI摄影机与灯光打造《圣母》、《破裂》两部戛纳佳作

手握ALEXA Mini与Master Grips这对致胜法宝再加上SkyPanel的助力,法国摄影师珍妮.拉波莉近期两部作品同时入围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

保罗.范霍文(Paul Verhoeven)的《圣母》、凯瑟琳.柯西尼(Catherine Corsini)的《破裂》均是AFC摄影师珍妮.拉波莉(Jeanne Lapoirie)掌镜的作品,两部佳作同时入选2021年戛纳电影节官方入围片单。今天她与我们分享用ALEXA Mini加Master Grips手持拍摄两部电影的经历,其中有部分场景用到SkyPanel。

两部电影都入围今年的戛纳电影节,你有什么感想?

当然是开心死了!对于保罗、凯瑟琳还有电影本身都是大好消息。很幸运,过去我已经有过一次类似的经历,那是2013年,阿诺.德斯.帕里勒斯(Arnaud des Pallières)执导的《马贩子科尔哈斯》和瓦莱丽亚.布诺妮-泰特琪(Valeria Bruni-Tedeschi)执导的《意大利城堡》也同时入围戛纳。对于电影,对于我来说,每一次都是莫大的荣耀。

2021-arri-cannes-jeanne-lapoirie-benedetta-adrien-grasswill-alexa-mini-master-grips-skypanel-2

《圣母》摄影指导珍妮.拉波莉说:“我不想用褪色的画面去体现时代感。”

保罗.范霍文对《圣母》的摄影风格有什么想法?

第一次见面,保罗就跟我谈技巧方面的问题,有点出乎我意料,这么快切入主题很少见。我们谈到了片中的那个世界,谈到分镜、场景、站位、视觉风格之类的。保罗希望双机手持拍摄,但是由于故事发生在17世纪的意大利修道院,他不希望镜头太活跃。然后他又谈到用光的事情,他不希望只有烛光照明,就像库布里克的《乱世儿女》(1975)那样,我向他保证不会。

在现场,我们磨合得很快。我想他对我的工作应该是满意的,尤其是我对自然光的运用让他惊讶。特别是教堂里的戏,我们找角度让阳光正好透过高坛背面的彩绘玻璃射进来。保罗给了主创团队和演员很大自由度,一旦他选择你,说明他信任你,艺术的选择也交给你,是你的工作内容之一。他真的挺酷的。

你是如何准备这部中世纪的年代片的?

我恶补了保罗.范霍文的所有电影,理解这位导演的电影口味,然后移植到《圣母》里面。在勘景的过程中我们也聊了很多,我提出想法,然后看他的反应。最终的画面风格是我喜欢的:对比度高,色彩鲜艳,我不想用褪色的画面去体现时代感,我认为画面应该有活力,有个性。保罗的电影并不追求真实感,他对写实没什么兴趣,最吸引他的是讲故事的手法,要有冲击力,说起来好玩,有时候也挺困扰的。他对电影中的女性形象也有自己的想法,倡导女性主义,他很看重这个。毕竟,保罗.范霍文在好莱坞打拼很多年,他是一位主流风格的导演。

2021-arri-cannes-jeanne-lapoirie-benedetta-adrien-grasswill-alexa-mini-master-grips-skypanel-3

珍妮.拉波莉为《圣母》选择ARRI ALEXA Mini

《圣母》使用什么摄影机拍摄?

与往常一样,我爱用ALEXA Mini和安琴Optimo Zoom变焦镜头的组合。我总是用相同的设备,别的摄影机我也试过,但总有点什么不对劲。所以,我也总是用35mm焦段。无论我试过多少次富士,最终我还是用回柯达。这是我的偏执狂。而现在,除了ALEXA,别的机器我受不了。ALEXA是看起来最生动、最接近底片的数字机,我喜欢它成像的质感和高光慢慢褪色的方式。ALEXA Mini的取景器还有进步空间,相比之下,我更喜欢ALEXA Classic的取景器。因为使用Master Grips自己控制光圈,我对取景器的依赖性很高,它的显示品质对我来说特别重要。选择变焦镜头也是这个原因,我尽量不用定焦,因为我喜欢把构图的能力时刻掌握在自己手里,眼动手动,更加流畅。我的ALEXA Mini吊在Easyrig上,然后用Master Grips控制,让我能够随时控制变焦和光圈。超棒的工具,自从发现有这套手柄,我再也离不开它们了。

多机位拍摄怎么协调?

保罗的剪辑点很密,我把两台ALEXA Mini都安排在同一轴但构图不同。我很习惯双机环境,安德列.泰西内(André Téchiné)的《野芦苇》(1994)和《夜夜夜贼》(1996)都是这种模式。在胶片时代,双机几乎是标配,数字时代就更简单了。罗宾.坎皮略(Robin Campillo)的所有电影,我也习惯用双机来拍,《每分钟120击》(2017)的演讲厅甚至出动三机,但多数时候是双机反打拍摄。但《圣母》这部电影,双机在同轴。

2021-arri-cannes-jeanne-lapoirie-benedetta-adrien-grasswill-alexa-mini-master-grips-skypanel-4

最后的火刑戏用到四台ALEXA Mini并用SkyPanel打光。

《圣母》最复杂的场景是哪一个?

就是最后火刑这场戏,在村子的广场上,演员多道具多,开阔地带。这场戏拍了五天,现场有四台ALEXA Mini,因为保罗认为时间来不及,要求多两台ALEXA Mini增援。这场戏的难度在于当时正处于意大利的盛夏,早上明晃晃的太阳从广场一端升起,下午又移到另一侧落下,光线几乎百分百穿帮,保罗又坚持按照情节顺序拍。我摸索了很久,试图用大的遮光板在某些位置模拟阴影,还跟保罗协商,能不能根据日照情况调整镜头顺序。但他一点都不在意阳光角度的问题,甚至笑眯眯跟我说“老古董才讲究这些!”

这部电影用什么灯光?

火刑这场戏用了很多SkyPanel;教堂里的戏,我在窗外放了一些18K HMI灯头;在修道院里,SkyPanel、SL1、Kinoflo和灯笼球混着用;室外夜景,自杀的戏,我用无人机把一些小的LED送到演员头顶附近,因为我们无法把灯架到屋顶,修道院地面的石板又太脆弱,承载不起升降机。

2021-arri-cannes-jeanne-lapoirie-la-fracture-carole-berhuel-alexa-mini-master-grips-skypanel-5

拉波莉继续用ALEXA Mini拍摄《破裂》

凯瑟琳.柯西尼的《破裂》是一部风格完全不同的电影。

是的,《破裂》的故事发生在巴黎拉里波西埃医院急诊室的某天晚上,瓦莱丽亚.布诺妮-泰特琪(Valeria Bruni-Tedeschi)饰演的女主角到急诊室治疗,偶遇一些因抗议活动受伤的“黄背心”(2018年起抗议法国政府调高燃油税),与皮奥.马麦(Pio Marmaï)饰演的其中一名黄背心产生互动。这部喜剧片是我和凯瑟琳合作的第四部电影,她希望这部片子节奏快一点,手持拍摄,有一种紧迫感,所有场景几乎都在医院内部。她给我看了一张法国平面摄影师科伦廷.福伦(Corentin Fohlen)拍摄的拉里波西埃医院夜景,非常漂亮,虽然整体偏暗,只有些许灯光,很多区域都笼罩在阴影中,色彩只在某些位置出现,跟我们平时看到的医院很不一样。这张照片给我的启发很大,基本定下了全片基调。事实上,《破裂》的色彩风格和我以前为她拍的电影差别都很大,比如《不可能的爱》(2018),《美好时节》(2015)。

在急诊室这种场合,你是怎么控制光线的?

我们要打破“医院就是四面白墙”的陈见,我希望画面多一点对比度,该有阴影的地方就要有阴影。我们架设了一些固定光源,用平板电脑遥控。SL1和Astera藏在天花板里,所以镜头往上拍也没关系。我还用SkyPanel,用灯架或悬挂的方式打一些重点光,使得我能够给脸部补光,但避免大面积的溢光,尤其是诊断室的场景。

2021-arri-cannes-jeanne-lapoirie-la-fracture-carole-berhuel-alexa-mini-master-grips-skypanel-6

凯瑟琳.柯西尼希望镜头节奏快一点,一个几乎完全发生在医院内的故事。

也是你亲自掌镜吗?

当然,而且始终是ALEXA Mini,不过这次用变宽镜头(除了两个室外的大景是球面镜头)。另外,还是我习惯的安琴Optimo Zoom和Master Grips电控手柄。一拍就是一个长镜头,利用Easyrig手持,非常灵活,大量的构图变化,每个镜头的构图都不一样,这种拍摄方式挺特殊的。《圣母》就不一样,每个镜头都提前计划好了。凯瑟琳执导的所有电影,几乎都是我拍的,她本人就是一个不断求新求变的演员,喜欢自由发挥,一边拍一边观察,有必要的时候再做调整。

接下来几个月你有什么工作计划?

目前我正在比利牛斯山脉拍摄爱德华.多德鲁克(Edouard Deluc)执导的《荒野疗法》,也是皮奥.马麦主演。这是一个关于骑马旅行社的故事,有11个角色,风景超漂亮。8月2日,罗宾.坎皮略的新片《航空学校》开机,这是5年前《每分钟120击》后我们的又一次合作。这两部电影,你猜得没错,我将继续使用ALEXA Mini和安琴Optimo Zoom镜头。

封面图与图2、3、4:© Adrien Grasswill
图5、图6: © Carole Berhu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