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指导布雷特.帕拉克拍摄《玻璃城堡》

《玻璃城堡》幕后短片。导演德斯汀.丹尼尔.克里顿,摄影指导布雷特.帕拉克,摄影机系统为ALEXA和ARRI/ ZEISS Master Anamorphic变形镜头。


《玻璃城堡》改编自美国女作家珍妮特.沃尔斯(Jeannette Walls)2005年出版的同名回忆录,这本书记录了这位作家反传统式的童年生活和失衡的父母关系。这部影片的两位主创——导演德斯汀.丹尼尔.克里顿(Destin Daniel Cretton)和摄影师布雷特.帕拉克(Brett Pawlak)最初的合作是克里顿的毕业电影《少年收容所》,女主角布丽.拉尔森(Brie Larson)借此片一鸣惊人,《少年收容所》也拿到2013年西南偏南电影节故事片单元的评审团奖。今年的《玻璃城堡》已经是三人的第四次联手,帕拉克说:“德斯汀是一个讲故事的高手,他指导的电影剧本完全出自他本人之手,他是那种拥有特定想法的导演,但对于视觉表达,他会完全交给我处理。”这是他们拍摄《少年收容所》时的工作模式,也是自那之后能够合作无间的基础所在。

《玻璃城堡》幕后短片

《玻璃城堡》幕后短片。导演德斯汀.丹尼尔.克里顿,摄影指导布雷特.帕拉克,摄影机系统为ALEXA和ARRI/ ZEISS Master Anamorphic变形镜头。

 

在《玻璃城堡》动工之前,克里顿和帕拉克就开始着手确定画面风格问题。“《少年收容所》之后,我们的审美观在持续演变,” 帕拉克说:“他的故事通常十分人性化,情节微妙,我不希望视觉风格太过抢眼,分散观众的注意力。我会尽量让光线效果自然,德斯汀对此非常赞同。他喜欢让演员在场景里运动起来,用多机位拍摄。”原著作者沃尔斯还给两人提供了一些家庭老照片以及一部老纪录片作为参考,纪录片的主角是她那对特立独行的父母雷克斯和罗斯玛丽1990年代早期漂泊在纽约城的故事。“我们从她的真实生活中找寻灵感,” 帕拉克解释道:“这些照片和影片完全主导了本片服装和美术设计的色彩和样式。”

帕拉克对于镜头的选择十分慎重,用他的话说,“镜头是一种提升视觉风格特质的创作手段”。从一开始,帕拉克就想到变形镜头。“外界有一种迷思,认为变形镜头是宏大场景的专属,我承认它们在这一方面确实有过人之处,” 帕拉克说:“但我认为变形镜头同样有助于压缩空间。我知道我们要在一些小场景中拍摄,同时也要去新墨西哥州拍广袤风景,因此我觉得变形镜头是最好的选择,既能拍出大气势,又能渲染角色的亲密关系。” 当帕拉克把这个想法告诉克里顿,克里顿立刻就同意了。

导演德斯汀.丹尼尔.克里顿在《玻璃城堡》的片场。摄影: 杰克.贾尔斯.内特(Jake Giles Netter)

帕拉克几乎把器材租赁公司的所有变形镜头都研究了一遍,还拍了许多测试影片给导演看各自的画面风格。“我们开始讨论用新型变形镜头的可能性,”帕拉克说:“与其用有暗角的老式镜头,我们在想干脆追求一种更加干净的画面,其余的事情交给美术指导来搞定。德斯汀向来不希望画面出现太明显的畸变,当我偶然发现了这套ARRI/ZEISS Master Anamorphic变形镜头就立刻上机检查40 mm焦段,我惊喜地发现在这样的广角端竟然没有畸变,任何线条和地平线都没有弯曲,每一条线都是直的,散焦又漂亮。我马上就知道了,这是能让德斯汀满意的变形镜头。如果我希望用变形宽银幕格式平和地讲述这个故事,它们就是完美的镜头。”

能拥有这么快的变形镜头让我对光线少了许多担心,甚至敢于更进一步挑战极限。

经过进一步的测试,帕拉克更加确定ARRI/ZEISS Master Anamorphic是正确的选择。“我发现它们特别锐利而且非常快,这太棒了,因为我们要在弱光环境中拍摄,”他说:“Master Anamorphic给我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出发点,我在这个基础上摸索不同的档位和滤镜效果,比对不同的画面风格,探索它的极限,我发现自己几乎立刻就适应了这些镜头的画面风格。正是因为选择了Master Anamorphic,德斯汀才彻底打破了对传统变形镜头的固有印象,可以专注于自己导演部分的工作。”

 

既然已经选择了这套镜头,帕拉克非常清楚应该用什么摄影机来搭配。“我要ALEXA,胜过其它任何摄影机系统,”他说:“给我一台ALEXA出去拍摄,无论什么环境,我对它的成像表现都一清二楚。” MELS不但给这个位于蒙特利尔的拍摄项目提供了两台ALEXA XT,还加入了一台ALEXA Mini,帕拉克十分喜爱这个小家伙。“Mini的作用广泛,”他说:“有几个桥段,我要把摄影机装在背包里到处跑动,上下楼、穿过门廊,Mini真的很轻巧,只要我需要,它可以充当任何机位。”

女主角布丽.拉尔森在准备。摄影: 杰克.贾尔斯.内特(Jake Giles Netter)

Master Anamorphic变形镜头在新墨西哥的一个场景中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这个桥段是全家借着微弱的烛光在看书。“能拥有这么快的变形镜头让我对光线少了许多担心,甚至敢于更进一步挑战极限,”他说:“光圈开到那种程度真让人心惊胆颤,但在那种弱光环境下,这些镜头的表现超好,给我十足的自信拍下去。”

所有照片的作者为杰克·贾尔斯·内特 (Jake Giles N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