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Sacrifice-Korean-War-Chinese-film-Guan-Hu-Luo-Pan-cinematography-ARRI-ALEXA-LF-Mini-LF-cameras-Signature-Prime-lenses-TRINITY-stabilizer-1

CNSC/ASC摄影师罗攀拍摄《金刚川》

使用ARRI的ALEXA LF/ALEXA Mini LF摄影机与Signature Prime镜头,CNSC/ASC摄影指导罗攀与导演管虎紧锣密鼓完成史诗战争片的拍摄。

作为纪念中国军队参与朝鲜战争70周年的献礼影片,《金刚川》重现了1953年中国人民志愿军誓死保卫金刚桥的故事。该片的主要拍摄工作由CNSC/ASC摄影指导罗攀与导演管虎(曾拍摄另一部历史战争片《八佰》)完成,导演郭帆、路阳和田羽生与摄影指导刘寅 、韩淇名、高伟喆完成其余部分。两组人马同时开工,使得这部总长度2小时的电影能够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内完成所有前期拍摄。摄影指导罗攀与我们聊起了这部电影密集的日程安排,他的创作理念以及使用ARRI大画幅摄影机与镜头的感受。

这部电影是在超短的时间内拍完的,当时什么情况?

不仅拍得快,而且开工很突然。我7月3日才接到电话,说8月1日就要开机。我问他们是什么类型的片子,对方说是管虎执导的战争片。我心里想,假如和他的上一部《八佰》风格相似,要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完成前期准备是不可能的。

制片公司希望我立刻回北京,但我当时还有工作,直到7月10日才杀青,所以留下的准备时间只有20天了。7月11日我回到北京,第二天和导演谈剧本,7月16日到丹东勘景。虽然我们的开机时间延后到了8月8日,但还是很赶。总的来说,这次的拍摄是非常特别的经历。

这部电影的视觉风格是怎么定调的?

我做了很多调研。首先,我的直觉是尽量体现真实感,和有浓郁浪漫主义情怀的《八佰》不同,这次的剧本描写的战斗场景更加写实。不过,写实不等于拍成纪录片,很多人拿《拯救大兵瑞恩》当范本,觉得那就是把战争片拍真实最保险的做法,但我觉得那种风格不太适合这部电影。那么我要如何让《金刚川》显得真实?大多数观众对朝鲜战争的印象仅仅停留在黑白历史文献片,没有人知道加上颜色后应该是什么样子。

在调研过程中,我在美国国会图书馆找到一些高清晰度的照片。由于当时志愿军没有人拍照或者战场上没有条件拍照,大部分照片应该都是美军的随军记者拍的。那些照片一共没几张,画面上是被捕的志愿军战士。我注意到大多数美军记者都使用反转片,那是一种特殊的彩色底片,饱和度高,对比强烈,但是动态范围小,所以曝光必须非常准确。

那些历史照片影响了这部电影的画面风格?

那些照片有着特殊的强烈风格,我的第一个想法是设计一个LUT,强调红和绿两种色彩,看起来就像1950年代的反转片。当时有两大类反转片,一种是Kodachrome,另一种是Ektachrome。从1940到1970年代,柯达的反转片一直在不断更新换代。

我们拿来参考的照片都很旧了,褪色的褪色,长霉斑的长霉斑,不过尘封旧事不就是那样的吗。我告诉导演,拍历史片有两种方式,第一种就是按照现代片来拍。想想看,我们的肉眼观感并没有因时代不同而变化,当年士兵眼中看到的山丘,和我们今天看到的一模一样;第二种方式是做旧,也就是观众比较熟悉的做法。

您更倾向于第二种方式?

尽管第一种方式看起来很真实,但观众会觉得别扭,与他们的印象相距甚远。如果这种“真实”与观众脑海中的印记不一样,有可能会被大脑解读为“假”。所以我更倾向于第二种方式,让观众看到当年记录下的画面到现在是什么样子。

然而,我们不会再用胶片拍,那么如何模拟呢?第一个重点是颗粒感,但数字摄影机几乎没有噪点,尽管可以后期加入,但不够理想。我在拍《坚如磐石》的时候曾将ISO[EI]提高到2000甚至3200,ISO超过3000,中间调的颗粒感更明显了,但暗部还是没有变化。胶片的颗粒感更真实,因为它与过曝或高ISO有关,与后期人工添加的噪点不是一回事。

所以我决定用LUT模拟反转片风格并用高ISO拍摄。但假如我们想把重心放在人物上,那就不能照常规纪录片风格来。当年的战地记者没有时间慢悠悠装ND,他们一般都用f/8获得较大的景深,确保构图中的所有事物都在焦平面上。但是我觉得,这样做对剧情不利,也容易冲淡角色,所以我提议结合模拟反转片的LUT、高ISO和浅景深来拍摄。

您的LUT是怎么设计的?

设计LUT是非常微妙的过程,除了技术还有艺术层面的选择,三言两语说不清。我把过去曾用过的LUT整理出来,又请调色师从网上找了一些LUT,然后与历史照片比对。经过一系列试验,我们做了4个LUT,拿到丹东的不同环境进行测试,其中包括阳光、阴天、日出/黄昏的黄金时刻以及夜晚。最后我选了两个LUT用于日景,两个用于黄金时刻,一个用于夜晚。那时已经是8月3日,距离正式开机只剩5天。

拍摄周期这么短,对您的现场工作有什么影响?

时间太紧迫了,而且我们还有一些不利条件。许多镜头必须赶在中午之前拍完,否则雾气太重,任何大景都拍不了。另外,我们是多机位拍摄,所以布光要快要准确。我对灯光的总体要求是首先不要刻意美化,其次是用最简单的方式获得最好的效果。室外的夜景是最耗时间的,因为每次改变机位角度都需要调整灯光。我们事先计划过所有的镜头,所以每次换机位耗时不超过15分钟。

摄影机和镜头的选择?

我们用两台ALEXA Mini LF和两台ALEXA LF,我觉得LF影像传感器的画质相比S35有长足进步。至于镜头,Signature Prime 25mm用得很多。大画幅25mm的视野等同于S35的18mm,但是没有畸变。大家通常用较长的焦段,比如75mm或95mm拍人物特写,但我们的大多数特写用47mm。

Signature Prime的成像白天漂亮,夜景同样锐利。ALEXA Mini LF轻便小巧,上肩非常舒适,而且前后平衡特别好。此外,我们用TRINITY拍了很多镜头,它的便利性和稳定度帮助我丰富镜头语言。

您是如何让观众更沉浸于这个故事的?

我们都希望故事牢牢抓住观众的注意力,首先应建立角色之间的关系,让观众与那层关系形成连结。在那些时刻,摄影的作用不如表演和导演重要。到了战斗场面,遇到烟火和爆炸场景,我的主要任务是确保拍到。所以归根到底,这是一项团队工作。

观看ARRI TRINITY拍摄《金刚川》幕后花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