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nematographer-helene-louvart-afc-arr-alexa-mini-arriflex-416-ultra-prime-lenses-1_HD

AFC摄影师海伦.卢瓦尔特的ARRI S16与数字摄影机平行线

大获成功的独立电影《从不,很少,有时,总是》是法国摄影师海伦.卢瓦尔特使用ARRIFLEX 416胶片摄影机拍摄的作品,不过在其它的电影中,ALEXA Mini同样是她钟爱的机型。

已经夺下2020柏林国际电影节银熊奖的《从不,很少,有时,总是》(2020)如今又收获7项电影独立精神奖的提名,其中包括最佳影片、最佳导演(伊丽莎.希特曼)和最佳摄影(海伦.卢瓦尔特)。尽管海伦.卢瓦尔特(Hélène Louvart AFC)选择使用ARRIFLEX 416拍摄包括本片在内的多部作品,但其它的电影作品,例如《顽石》(2019)和《尤瑞迪茜.古斯芒的隐形人生》(2019,又名《看不见的女人》),卢瓦尔特更倾向于ALEXA Mini,并十分享受在数字与模拟两种介质之间来回游弋的体验。

您是如何加入导演伊丽莎.希特曼的这个项目的?

几年前,我曾与伊丽莎合作《沙滩鼠》(2017),那是一部截然不同的电影——季节不同,而且是一部非常男性化的影片。《从不,很少,有时,总是》的故事发生在冬季,围绕两个女性人物展开。伊丽莎十分强调那种冷冰冰的氛围,她不希望两个女孩子前往纽约的旅程演变成一场度假旅行,她们不是去时代广场观光的。同时,伊丽莎也不希望写实过度,所以在视觉风格上是一次挑战。我们要停留在两个世界的汇合点,一方面追求写实,另一方面避免现实环境的乏味,从视觉风格做些提升。我完全不介意给背景加一些色彩点缀,如有可能,我还用LED灯填充阴影,避免人物脸上的光太硬。

您选择的设备是什么?

全片使用ARRIFLEX 416和Ultra Prime以S16格式拍摄。我所有的S16项目都用ARRIFLEX 416,它是唯一一款取景器够亮,而且能给导演输出不错的监看信号的机型。此外还有一个实际考量因素,我经常在国外工作,几乎所有的租赁公司都有ARRIFLEX 416。至于Ultra Prime镜头,我觉得它们的对焦品质最符合我拍S16的要求,对于16mm底片,Ultra Prime的锐利度不多不少,刚刚好,如果用在数字机上就有点过于锐利。再加上重量比较轻,所以很适合ARRIFLEX 416。

为什么这部影片的颗粒感很不明显,怎么做到的?

我用的是柯达7219 500 ASA底片,冲印时我也会尽量避免过多噪点。在后期制作阶段,如果有需要,比如说诊所的戏,我们做了一点降噪处理。噪点不应该干扰光线,在那些场景里,颗粒也会模糊对角色的感知。《从不,很少,有时,总是》从S16底片获得了一点诗意化的渲染,我们不希望从纪录片的角度去观察这个故事,它毕竟是一部剧情片,S16提供了电影需要的电影感。在这个有点残酷的故事里,它让我们能够释放短暂的快乐和闪光点:当她们唱歌时,乘坐大巴时,或是保龄球馆里不真实的蓝光。S16能够帮助这个故事稍微脱离一点现实。

但您同样喜欢数字摄影机。

S16与数字机我都在用,用哪一种取决于导演的想法,另外也要考虑到成本,成本永远是决定性因素。《尤瑞迪茜.古斯芒的隐形人生》的导演卡里姆.艾诺兹(Karim Aïnouz)本来想用胶片,但由于成本与操作性的限制——巴西国内没有冲印厂,送到国外冲印的成本太高了——我们选择ALEXA Mini。卡里姆正好趁这个机会好好体验一次数字影像,探索新的画面风格,所以我们把目光投向那些不那么传统的镜头,最终决定使用成像缺点多多的Lomos。我在摄影机上安装滤镜增加眩光,还经常用欠曝的方式获得一些几乎无法修复的噪点。随着故事情节的推进,逐渐增加画面的色彩,越来越明快,画面风格跟随尤瑞迪茜的心情起伏而变化。总的来说,我们试图打破数字介质的固有模式,取得导演想要的结果。

《顽石》是导演萨拉.加夫隆的作品,您使用的是什么设备?

这部影片的风格与《尤瑞迪茜.古斯芒的隐形人生》又很不一样了,但我选择的摄影机同样是ALEXA Mini。我们希望《顽石》是一部充满活力的电影,与这些女孩子秋季返校时的嬉耍打闹相对应。《顽石》的故事发生在暑期结束后,英国的天气还很好,环境绚丽多彩,数字摄影机非常适合。由于片中有一些群体戏,尤其是在教室里,我安排了三台ALEXA Mini,同步捕捉所有人的反应。论简单,ALEXA Mini恐怕是使用难度最低的,不管三脚架还是上肩都很简便。镜头方面,我选择成像柔和的库克Mini S4。我还用了很多滤镜,减少数字影像传感器的锐利感。

您与风格独特的导演爱丽丝.洛瓦赫合作多次,她对录制格式或介质也有特定喜好吗?

爱丽丝从她的处女作《圣体》(2011)开始就坚持用S16,《奇迹》(2014)、《幸福的拉扎罗》(2018),我用的都是ARRIFLEX 416加柯达7219和7205底片。不过,去年我和爱丽丝合作为电视剧《我的天才女友》拍摄过两集,用ALEXA Mini。那是她首次尝试数字媒介,我觉得她已经意识到,数字机是一种可行的选择。

您接下来要拍什么?

去年夏天我完成了阿兰.吉罗迪(Alain Guiraudie)执导的喜剧片《我带你去》的拍摄,使用ALEXA Mini和库克S4镜头。那是一个发生在冬天的故事,好在很多都是室内戏和夜景,光线可控;随后,我拍摄了克洛伊.马兹洛(Chloé Mazlo)执导的剧情片《黎巴嫩的天空》(2020),使用ARRIFLEX 416,又是S16格式;最近我一直在希腊,拍摄美国女演员玛吉.吉伦哈尔(Maggie Gyllenhaal)首执导筒的处女作《失散的女儿》(2021),该片改编自“埃琳娜.费兰特”(意大利神秘小说家,真实身份不详)的同名小说。最初我们也想用S16,但数字媒介最终占据上风,所以我再次启用了ALEXA Mini和库克S4镜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