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dden-Away-ARRI-ALEXA-Mini-cinematography-Matteo-Cocco-Giorgio-Diritti-1

意大利摄影指导马特奥.科科用ALEXA Mini拍摄《我想藏起来》

乔治奥.蒂利提执导的新作《我想藏起来》已让本片摄影师马特奥.科科连续赢得欧洲电影奖、意大利金球奖和意大利电影金像奖。

1985年出生于意大利托斯卡纳的年轻摄影师马特奥.科科(Matteo Cocco)在柏林开启他的职业生涯,第一部掌镜的电影是菲利普.葛罗宁(Philip Gröning)执导的《警官之妻》,该片在2013年威尼斯电影节赢得评审团特别奖。九年后,科科的履历上已经有了15部电影作品,其中包括《为你着想》(2015)、《切肤之痛》(2018)和今天这部《我想藏起来》(2020)。《我想藏起来》使用ALEXA Mini拍摄,这部传记片深入意大利原始派画家安东尼奥.利加波尔(Antonio Ligabue,1899-1965)饱受精神疾病困扰的内心世界,他狂野的艺术才华在他崎岖坎坷、经历许多创伤的人生后期才逐渐被世人发现。

你是怎么与本片导演乔治奥.蒂利提结识的?

乔治奥打电话跟我说,他正在筹备一部关于利加波尔的电影,这部电影已经在他脑海里萦绕很多年了。因为看到我为西尔维奥.索尔迪尼(Silvio Soldini)拍摄的《藏色之吻》(2017),他想找我来拍。尽管这是我与乔治奥的第一次合作,但我很熟悉他的电影,包括他的导演处女作《环绕的风》(2005),意大利独立电影少有的真正典范。《我想藏起来》的视觉语言是一次完全不同于他以往风格的探索,但“乔治奥.蒂利提电影”的气质仍在。

本片追求什么样的视觉风格?

我想创造一种强烈的电影感,同时传递一种自然风格。电影摄影需要可信度,但又要稍微高于现实。某种诗意化表达的现实主义,带我们穿梭到利加波尔的世界。

你是如何用画面反映利加波尔的世界的?

研究他的画是最复杂的挑战之一。前期筹备阶段,我专门跑到热那亚待了几天,近距离仔细学习他的画作,观察他的用色和技巧,试图理解每一个笔触背后隐藏的情绪。利加波尔从来没有学习过绘画,他把色彩放到画布上的方式是十分原始的,每一幅画都脏兮兮的,笔触没有规律,他的痛苦体现在这些具象的事物上。我希望把这种原始的能量重现出来,它应该就是这部电影的灵魂所在。我们利用了时间碎片化的叙事结构,每一个不同的历史时期注入特定的代表性色彩。

本片没有任何一个镜头模拟他的画作,但每一个画面和色彩都在观者的脑海中重组,呈现一个画家的世界。电影中有利加波尔常用的每一种颜色:利加波尔的绿、利加波尔的蓝、利加波尔的红和利加波尔的黄。但它们是解构过的绿蓝红黄,在情绪的层面重建,而不是原样照搬到银幕上。

为什么选择ALEXA Mini?

我们工作的环境要么是实景,要么是改建过的实景,所以一台紧凑的摄影机非常重要。它的轻便小巧意味着能够固定到任何位置、任何地点。工作流程的管理方式也是选择机型的重要参照。我的DIT洛伦佐.卡普拉(Lorenzo Capra)负责管理现场所有的数字档案,与来自罗马的Laserfilm工程师配合进行精细的数据管理。

你在各种不同的环境中如何利用ALEXA Mini的特点?

我应该不是分享这类心得最好的人选,我总是在折磨它!ALEXA Mini是工程学与电子科技的杰作,但我经常在挑战它的极限,用“不完美”的镜头,极端的曝光方式,因为我一直很好奇,这块影像传感器到底有多大的能耐。片中有一幕形象表现了这一点:晚上,房间里只有一支蜡烛点亮着,利加波尔整个人都没入黑暗中。他坐立难安,在一幅刚画好的画面前来回踱步。单凭肉眼,我们已经很难看清现场是什么样子,然而正是这样的氛围有助于我们的主演埃里奥.杰曼诺(Elio Germano)亲身体会艺术家的孤独感。单从技术角度,这样的画面是不完美的:有噪点、有黑斑。但在情绪的层面,十分贴切。

对镜头的选择和使用也考虑到了表现力。

过去这些年我和租赁公司D-Vision建立了牢固的关系,我很信任他们。他们也知道我的口味,喜欢探索那些少有人问津,堆在仓库角落积灰尘的老镜头,我总想摸索一下极限。我用各种镜头,其中一些还挺现代的,找埃里奥.杰曼诺进行了试拍。徕卡的老Leitz系列一装上机器,我立刻就看中了!其中15mm这一支在ALEXA Mini的画面边缘有强烈的浑浊感,明显是成像瑕疵,但我和导演反而特别开心。结果全片大部分画面都出自这支Leitz 15mm,它决定了本片的整体风格。当然,用这种镜头也是自找麻烦,因为光学表现起伏不定,多少有点风险,但我的助理尤吉尼奥.辛蒂.卢西亚尼(Eugenio Cinti Luciani)非常尽职,确保一切顺利推进。

本片的用光风格?

我在这部电影中利用光线来烘托气氛,抽离一些现实感。自然光和人工光源的结合,但我们只用钨丝灯,完全没有现代化的LED或HMI灯头。

给我们讲讲摄影机的参数设定好吗?

其实非常简单。曝光指数通常都在800到1000,就算是白天的室外,我也经常用高EI。ALEXA MIni的高光渲染和高反差表现本来就特别好,但当我把EI再往上提升一点,高光色调的变化似乎更明显,我觉得这很有趣。整部电影,不管室内或室外,色温都用5600K,我觉得这是控制色彩最好的基准色温。

采用ARRIRAW编码?

是的,尽管以往的电影我从来不需要ARRIRAW。ProRes给我的信息,对于我要做的调色足够了。但经过测试,我认为这部电影必须用ARRIRAW,因为色调变化非常大。

你们事先制作专用的LUT吗?

在测试阶段,我和调色师纳扎雷诺.内里(Nazzareno Neri)找到一个基准LUT,用在画家的成年阶段,然后根据他不同的人生时期衍生出其它几个LUT。拍摄分成两个阶段,夏天拍了六周,冬天拍了两周(拍童年的戏),LUT一直在调整,因为我有想要的风格,但很难忠实呈现。在拍摄过程中,我让DIT每天截取静帧,然后在电脑上调整颜色。再把那些图片分享给大家看,更容易把我想要的结果解释清楚。一周接着一周,保存的图片越来越多,让我能够看出来,我当初的设想是不是实现了。

调色过程顺利吗?

花了很长时间,16天!由于剪辑有调整,所以中间还中断过,正好也让我从故事中跳出来,刷新一下头脑。每一次调色的变动都是色彩和对比度的大动作,我希望它的画面以一种现代风格反映过去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