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0-arri-oscars-1917-roger-deakins-cinematography-1

ARRI设备和服务为Oscar®获奖者提供支持

第92届 奥斯卡金像奖落下帷幕,多部杰出电影荣获殊荣。奥斯卡®获奖影片《寄生虫》,《1917》和《小丑》等作品均由ARRI摄影机系统拍摄,并由ARRI Rental提供服务。

奥斯卡最佳影片的获得者是……《寄生虫》

《寄生虫》拿下奥斯卡最佳影片的那一刻也创下奥斯卡历史,成为第一个获得该奖项的非英语片。影片讲述了一个令人难忘的故事,展现了阶级差异以及穷人和富人之间永无止境的冲突。导演奉俊昊的《寄生虫》从文艺片变成了主流电影,让全世界观众和影评人吃惊不已。它在奥斯卡金像奖中获得了6项提名,成为当晚最大的赢家,最终斩获4个金像奖,包括最佳影片奖、最佳导演奖和最佳原创剧本奖。

奥斯卡最佳影片奖已连续10年被ARRI拍摄的电影摘得。《寄生虫》的摄影师洪坰杓选择了ARRI Rental的大画幅ALEXA 65摄影机和Prime DNA镜头来拍摄此片。

在另外八部入围奥斯卡最佳影片的电影中,有七部是由ARRI摄影机拍摄。大画幅摄影机系统仍然大受欢迎。《1917》的摄影指导Roger Deakins(CBE,ASC,BSC)是首位使用ARRI ALEXA Mini LF拍摄电影的摄影师。 这款ARRI大画幅摄影机系统家族的最新成员能够捕捉到更完整的戏剧性,同时还保有灵活性和易于操作性。Roger使用了ARRI Signature Prime镜头,因为它色彩自然,外形轻巧。

为了让观众完全沉浸在赛车的速度与激情中,Phedon Papamichael(ASC,GSC)选择ALEXA LF用于《极速车王》的拍摄,设备由Panavision提供,配有Panavision镜头。拍摄时他还使用了ARRI SkyPanels和M系列的灯头。Lawrence Sher(ASC)的《小丑》选择了超大画幅的ALEXA 65摄影机。 Sher希望在《 小丑》中灵活运用多种镜头,他很高兴ARRI Rental能够提供各种古董镜片,包括其独有的Prime DNA镜头。这套摄影机和镜头组合最终成就了今年的最佳男主角,该奖项被授予华金·菲尼克斯(Joaquin Phoenix)。Mihai Mălaimare Jr.选用ALEXA SXT来拍摄《乔乔的异想世界》。Rodrigo Prieto(ASC)拍摄的《爱尔兰人》中的模拟部分,以及Yorick Le Saux的《小妇人》都同时使用了ARRICAM Studio和ARRICAM Lite两部机器。ARRI Rental为两部影片提供了模拟摄影机。在Netflix发行的《婚姻故事》中,Robbie Ryan(BSC、ISC)选择ARRICAM Studio作为主要摄影机。

最佳摄影一直是ARRI非常期待的奖项,而今年竞争之激烈充分说明业内人才济济。该奖项的五位竞争者中有三位选择了ARRI摄影机。

奥斯卡最佳摄影奖的获得者是…Roger Deakins(CBE,ASC,BSC)的《 1917》

在金球奖,BAFTA和美国影评人选择奖斩获多个奖项之后,《1917》又在第92届奥斯卡金像奖上再获殊荣。狄金斯本身就是个传奇人物,曾15次荣获奥斯卡最佳摄影奖提名,并于2017年凭借《银翼杀手2049》赢得小金人。这次《1917》除奥斯卡奖外,还拿到美国电影摄影师学会(ASC)和英国电影学院(BAFTA)的最佳摄影奖。

电影《1917》的导演Sam Mendes想以实时的方式让观众身临其境地感受他的故事。他觉得除了一镜到底,没有其他更好的方法能呈现这段艰辛而感人的旅程。为迎接这一挑战,摄影师Deakins选择使用ALEXA Mini LF摄影机和ARRI Signature Prime镜头。在一次ARRI对他的采访中,Deakins说:“这是一个实时发生的故事,你要追随两个不停移动的人物。”从手持设备到斯坦尼康、伸缩臂、无人机,再到各种车辆,摄影机在拍摄过程中经受了各种测试。摄影团队对ARRI TRINITY的依赖性,证明了它是拍摄过程中不可或缺的装备。借助这个混合式摄影机稳定器系统,摄影机能够动静自如,分毫不差。

同获最佳摄影奖提名的DP Lawrence Sher拍摄《小丑》前曾考虑过若干选项,最终选择了ALEXA 65摄影机。借助大感光元件和他他所谓的“科学怪人镜头组”(Prime DNA、尼克尔、佳能、莱卡和其他),他既可以拍出高分辨率画面,又能够灵活使用镜头呈现1981年的环境。在一次ARRI对他的采访中,Sher说:“《小丑》中的人物生活在哥谭市这个大世界,周围都是人,可他过着与世隔绝孤立无援的生活,仿佛他是隐身的。让观众看到他所在的空间非常重要,但我又想要一种浅景深的效果来突出他的与世隔绝。”

另一位最佳摄影奖提名者,DP Rodrigo Prieto(ASC, AMC)同时使用了数字和模拟ARRI摄影机拍摄《爱尔兰人》。因为电影横跨几十年,每个人物始终由同一位演员扮演,所以每个需要为演员减龄的场景都要使用数字摄影机。虽然Prieto本来可以使用数字摄影机拍摄整个影片,但他选择使用模拟摄影机拍摄后面的很多场景。在一次ARRI对他的采访中,他说:“用胶片拍摄后半部分电影其实给了我们一个基准。是挺挑战的,但也让我们努力匹配前后两段,让它们看起来像是同一部电影。我觉得这样做挺有用,因为整个电影看起来确实有种胶片电影的感觉。”

获得最佳视觉效果奖提名的所有影片中,只有一部不是用ARRI拍摄的。最终,《1917》拿到了这一奖项。史诗级一战场景的技术成就不能只归功于导演和摄影师,高超的视觉效果也功不可没,营造了整个英雄事迹是一镜到底的假象。Sam Mendes才华横溢的VFX团队在Guillaume Rocheron、Greg Butler和Dominic Tuohy的带领下,让镜头之间无缝衔接,同时通过拍摄尽可能多的自然特效,让电影场景看起来很逼真。

五部入围最佳国际影片的作品中,有四部是在ARRI设备上拍摄的。我们感谢世界各地的同仁对ARRI设备的信任。Jan Komasa执导了波兰电影《基督圣体》,其摄影师Piotr Sobocinski Jr.选择了ALEXA Mini;法国电影《悲惨世界》由Ladj Ly导演,DP Julien Poupard也使用了ALEXA Mini; DP JoséLuis Alcaine用ALEXA拍摄了Pedro Almodovar的西班牙电影《痛苦与荣耀》。2019年最佳国际影片的获胜者是用ALEXA 65摄影机拍摄的韩国作品《寄生虫》。

ARRI在此向第92届奥斯卡金像奖的所有获奖者和提名者表示祝贺。感谢你们信赖ARRI的摄影机、镜头、灯光和服务,让我们能够帮助你们将艺术构想带给观众。

欲了解完整获奖名单及获奖感言,请访问:
https://www.oscars.org/oscars/ceremonies/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