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ncy-schreiber-using-arri-alexa-mini-camera-on-STARZ-p-valley

ARRI ALEXA Mini 拍摄STARZ新剧《脱衣舞俱乐部》

ASC摄影师南希.施莱伯(Nancy Schreiber)的职业生涯惯于打破陈规,身为美国电影摄影师协会(ASC)自成立以来第4位获提名的女性摄影师,她最近加盟STARZ电视台的新剧《脱衣舞俱乐部》。这部电视剧完全从女性的角度探讨了密西西比河三角洲贫困地区黑人脱衣舞娘的生活。
《脱衣舞俱乐部》由卡托里.霍尔(Katori Hall)主创,收获评价“精彩纷呈”和“夏季必看的最佳之一”。在其它方面,该剧也采取许多开创性的做法。每一季共8集,每一集都由不同的女性导演执导,而摄影指导理查德.J.韦莱特(Richard J. Vialet)的加入为施莱伯分担了一部分摄影工作。我们联系到南希.施莱伯询问这部剧的情况并打听她使用ALEXA Mini的感受。

为什么想加入这个剧组?

我曾为卡托里.霍尔的戏剧演出拍摄过,很喜欢她的作品。听说她与STARZ签了一部电视剧,无论台前或幕后都要启用大量女性工作人员,剧组多元化,这不就是我入行时的心愿吗?回想起在纽约的起步期,我总是优先雇佣女性摄影助理。当初可能招来许多异样眼光,但是我觉得,如果连我都不雇佣女性,谁还会用她们?另外,如果我能进入电气部门并成功过渡为一名摄影师,那么在这个行业里默默无闻的其他人也有机会,人们需要有人为她们开启第一扇门。总的来说,我一直首先将自己视为一名摄影师,只不过正好是女性而已。

密西西比州一个处于社会边缘的小镇居民的故事,这样的主题非常吸引我。小镇荣光不在,日渐萧条,除了在脱衣舞俱乐部打工没有太多谋生的方式。我想表现这些自力更生的女性——钢管舞娘的尊严,我想确保不通过精心设计的视觉效果来利用舞者的身体谋求关注,不强调任何身体部位,但也不吝啬表现肢体之美。在女性与男性的审美之间,我们进行过广泛的讨论。卡托里严格选拔剧组人员,确保雇佣的工作人员理解女性的审美取向。理查德和我们的掌镜摄影师的感受都十分敏锐,我想你很难分得清哪台机是A机(掌镜/斯坦尼康摄影师戴夫.夏梅德),哪一台是B机(珍妮丝.敏掌镜),哪一台是C机(布里格曼.福斯特-欧文斯掌镜)。

《脱衣舞俱乐部》的镜头美感十分惊人,有绚烂的色彩和大量眩光,能给我们分析一下这部剧的视觉风格吗?

第一集导演凯伦娜.埃文斯(Karena Evans)和卡托里制作了特别详尽的画面风格册。凯伦娜的代表作品是为说唱歌手Drake拍摄的风格独特的MV,我发现画面风格册里有大量水果色系,十分迷人,正好剧中的俱乐部叫“Pynk”(音同“紫色”),于是我和理查德决定用紫色作为主色调,再在舞台和VIP包间添加其它辅助色。如今使用全光谱LED灯头,控制色相、亮度和饱和度太简单了,我们混合金色、橙色、蓝色和紫色,因为卡托里不喜欢绿色,所以绿色用得很克制。

卡托里从来不希望这家前身是1950年代歌舞厅的俱乐部显得太过花哨和华丽,因为俱乐部老板——性别定位模糊的克里福德叔叔——不可能有财力精心装修这个地方。我们的灯光师乔恩.拉德(Jon Ladd)把先进的LED藏进老旧的筒灯外壳,这样子就算有镜头往上扬,也看不出到任何现代化的灯泡。卡托里希望表现当地的境况,克里福德叔叔只能勉强维持俱乐部的经营,里面的装修和摆设仿佛都来自平价家居市场。

拍摄萧条的社区,例如我们虚构的小镇Chucalisa时,曾有一种主张认为画面应该降低一些饱和度。不过卡托里认为,即使表现贫穷生活,也可以用饱和的色彩。她还把剧中这个地方称作“黑色三角洲”,鼓励我们自由探索用光和构图。

你能谈一下用的拍摄设备吗?

毫无疑问,这部剧最适合用ALEXA Mini。我用过很多回,非常灵活,配合斯坦斯康、遥控稳定云台或手持都特别方便。我一直很喜欢ALEXA的色彩和宽容度,既然STARZ没有强制要求4K,我们就用3.2K来拍。ISO设定为1600,让画面呈现一点粗砺感,有时候还在后期制作时增加一些颗粒,因为ALEXA Mini在1600时的画面太精致。我们用的镜头来自潘纳维申,它们的镀膜品质从高到低都有,成像品质有不同程度的劣化。

每一支镜头有各自的特点,反差和色彩无法匹配一致,这是老镜头的通病,我们只能在DIT克里斯.拉特里奇(Chris Ratledge)的监视器上注意监看。

拍摄舞台场景时通常三台机器一起上,B机和C机用11:1变焦镜头。虽然A机的大变焦镜头和它们很相似,但我们还是加了烟雾滤镜,让三台机的素材更加匹配一点。

身为女性摄影师,你一直敢于开创各种先河,加入这样一个多元化的剧组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谈到雇佣多元化工作人员,无论是性别认同、种族群体或宗教信仰,我还真的是当仁不让。我很幸运,在乔治亚州这里和如此多有才华的人一起拍摄《脱衣舞俱乐部》,而且有权限选择多元化的团队。我们的第一摄影组有11名工作人员,其中6位是女性。我们的总器械师是雷.布朗(Ray Brown)的女儿,她曾跟在父亲身边学习了很多年。我们的两位轨道推手都是有色人种。此外在电气部门,有一位非常有才干的女士是中坚力量,真的让我很感动,因为我就出身自电气部门。

鉴于目前的世界趋势,你希望观众从《脱衣舞俱乐部》得到些什么?

我们身处一个种族多元化国家,但讲述黑人和棕色人种的故事,能够跳出刻板陈见的并不多。

我很高兴,这部剧能够在大流行之前完成并播出。我们拍摄过泰勒.派瑞(Tyler Perry)在亚特兰大的全新舞台剧,派瑞先生证明了黑人企业家能够取得的巨大成功,这种趋势需要在全国得到推广和支持。我确实担忧大流行给经济落后地区带来的冲击,但目睹过针对我们的黑人、棕色兄弟姐妹的极端暴力行为,我觉得大众的眼睛已经完全睁开了。

我感到很幸运,能够成为这个剧组的一员,把这些重要的故事搬上屏幕,挖掘如此深刻的不平等现象。我希望这部电视剧能够打开更多眼睛和心灵。

《脱衣舞俱乐部》美东时间每周日晚8点在STARZ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