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utmann-film-david-kross-actor-clemens-krueger-2nd-unit-camera-foto-arri-media

Marcus H. Rosenmueller:在《特劳特曼》中从ARRI学到“许多创意经验”

在Marcus H. Rosenmueller的新片《特劳特曼》(英国片名:The Keeper)中,ARRI在不同阶段都有参与:联合制片、相机租赁和后期。在一次采访中,导演讲述了这次合作以及在视效和调色中面对的挑战。

《特劳特曼》(英国片名:The Keeper)讲述了一位德国战犯Bernd Trautmann(由David Kross扮演)作为英格兰传奇守门员改写足球历史的故事。这个题材为什么打动你?

我发现背后的故事非常令人激动。表面故事很简单:一个德国战犯在英格兰与一群士兵踢球的时候被发掘。他首先在低级俱乐部出道,后作为守门员签约了曼彻斯特城。球迷们一点都不买他的账,但随后在1956年温布利球场举行的那场传奇的足总杯决赛上,特劳特曼帮助球队获得了精彩的胜利——并顺利征服了球迷们的心。更加锦上添花的是,他在比赛中颈椎受伤,而又带着伤继续踢了15分钟。后来他获得了人们的爱戴,被当做英格兰的英雄。足球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在讲述一些更加重要的东西,如原谅和和解。

《特劳特曼》已经不是你第一次与ARRI合作了。

是的。我已经与ARRI媒体在《沉重的决定》这部影片上合作过视效内容了。在2002年,我在慕尼黑电影电视大学的毕业作品“Hotel Deeper”就是由ARRI首席声音工程师Tschangis Chahrokh进行混音的。我非常喜欢与ARRI合作的原因在于产出的高质量,以及友好的氛围。简单来说,我觉得我在那里得到了很好的照顾。

您的新片故事发生在1944年到1957年之间。如此长的时间在视觉上是怎么在调色中实现的?

我们同样想在溯回之旅的时候运用颜色,但并不是那种传统的历史感棕色调。最终,我们收到了Saul Leiter的摄影作品的启发,他的照片拥有特别的特征,但强调了红色。当故事溯回到1950年代时,我们为了表示时间变化让颜色更加丰富。随着影片时间的推移,色彩饱和度逐渐提高,时尚风格和音乐也产生了变化。我们的影像风格主要基于那个时代Technicolor的美学体系。

您的视觉化在一开始就清晰么?

对我来说,这更像是一种探索——在制作过程中逐渐发现。通常我会在为剧本做调研的时候有一个初步的印象。之后我受到Saul Leiter的照片的启发后,和我的摄影指导Daniel Gottschalk进行了一些尝试。这就是我们如何接近最终的影像风格的。事实上很简单。你不该忘记摄影机与美术设计同样会影响影像风格,美术设计与服装和化妆也都息息相关。Margaret(特劳特曼的女友,由Freya Mavor扮演)微微发红的头发并不是偶然。

闪回场景中的颜色是怎么回事?

Traudl Nicholson是ARRI媒体的首席调色师,她给我们提供了很多全新的想法,对我们帮助很大。她成功地摆脱了一般套路,让闪回场景变得更加“有对比度”,比如,提高高光部分。

在影片中运用了许多视效。为什么?

这其实是一种试验。本片最大的挑战在于去尽可能还原真实的足球场景。最初,我们想使用移动绿幕,甚至是把整个球场装载绿色集装箱里。但既然我们还想捕捉到英格兰足球的速度感和狂野感并且准确传达特劳特曼的情绪,我们必须让摄影机贴得足够近。因此,绿幕就不能使用了,主人公的演员也必须不受约束地选择。第二个难点在于体育场。在曼彻斯特,看台与球场里的非常近,但在温布利,球场周围有一圈古老的煤渣跑道。所以我们不能光在一个古老的德国体育场中拍摄,我们还需要做很多调整才能让这两个体育场不论体育场肩部、记者席、甚至是观众席上方的看台的从哪个角度拍摄,都更加接近原始场景都要倾斜出的正确角度。对我来说这是全新的体验,感谢上帝我的摄影指导Daniel Gottschalk,我的三个美术设计,我的第一副导演 Bene Hoermann,以及所有ARRI媒体特效部门的Michael Koch和Juergen Schopper以及其他专家们都帮助了我很多。我敢说这次试验很成功。

只有一个镜头我们需要在不同位置拍摄很多条,并在特效中合成在一起。比如说,在体育场肩部的解说员视角镜头。记者在我们前面,在他背后我们会看到他的解说席的玻璃隔断,而在玻璃外面有50到100名观众。实际上这个镜头我们是在Ausburg的Rosenau体育馆拍摄的。之后我们在Karl Moegele体育馆拍摄了同样的视角,因为那里和温布利一样有一条煤渣跑道。而在球场上有运动员。这第三个镜头拍摄的是对面的看台,ARRI在后期中将它添加进去了。所有镜头都应该在8月份的景中拍摄。多亏了视效总监David Laubsch,最终呈现效果非常好。

这次的体验会让你之后运用特效更加从容么?

我想一定是的。我已经学到了很多,在以后的看景过程中会采用完全不同的方式。比如说,当路在延伸的时候。战俘营的位置是在慕尼黑Ingolstaedter路,而背景中有条宽马路通过。电影里变成了英格兰风景,后面还有羊。

关于混音你是怎么想的?

混音应该越真实越好。从球场到街头到家具。音乐也一样。在情绪化和紧张的情节中音乐会不一样,比如说曼彻斯特城队的歌曲。在现实中,这首足总杯上的歌《和我在一起》是在每次杯赛决赛时由大牌明星演唱的重要环节。我对歌词很感兴趣,因为它准确反映了我们的主题:和解与被一个家庭接纳。这样的紧张时刻我们使用了现代化的声音设计理念。

既然现在《特劳特曼》已经制作完成,可否请您评价下ARRI作为联合制片的情况?

绝对伙伴级的合作关系。能够得到ARRI的信任我一直很高兴;我不希望让他们失望,想让结果完美。我们可以为这部电影,以及与ARRI租赁和ARRI媒介调色、视效和声音部门的合作感到骄傲。视效是个很大的挑战,混音也是,而最终完成得都非常惊艳。过程中有很多创意上的经验值得学习。我们合作的非常出色,一同完成了非常好的作品。

《特劳特曼》由 Lieblingsfilm, Zephyr Films和英国电影公司出品,ARD Degeto, SquareOne Entertainment和ARRI媒体联合出品。Robert Marciniak和Chris Curling担任制片人。国际化的团队在北爱尔兰和巴伐利亚州进行拍摄。ARRI租赁与其他公司一同提供了拍摄设备,ALEXA XR 4:3和Cineovison及Hawk V系列的变形镜头。

《特劳特曼》由SquareOne发布于2019年3月14日,并由20世纪福克斯在德国发行上映。全球发行将很快进行。

电影的Facebook页面:https://de-de.facebook.com/trautmann.derfilm/

照片提供:ARRI (1, 4, 5, 6, 7, 8, 9, 10), SquareOne Entertainment (2), Lieblingsfilm/Fabian Roesler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