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景拍摄中的Master Anamorphic

英文悬疑片《不要长大》是摄影师马蒂亚斯·布卡德与导演迪耶里·布瓦霍德(Thierry Poiraud)在Goal of the DEAD一片后的第二次合作,这两部电影都由ALEXA拍摄,但是在《不要长大》的拍摄中,布卡德选择使用了ARRI/蔡司 Master Anamorphic变形镜头进行拍摄。尽管预算有限,在短短的26天的实景拍摄中,这部法西合拍片还是使用了ARRIRAW格式进行录制,最大化利用了Master Anamorphic的轻便,小体积和坚固的质量。下面布卡德详细讲述了他的经历。

对我来说,Master Anamorphic属于一个新的类别,结合了球面镜头的易用性和质量但是又有着经典的变形要素。

你为何决定使用ALEXA进行变形宽银幕的拍摄?

因为我们预算有限,所以我们必须谨慎选择那些可以最大化制片价值的选项。我喜欢ALEXA的质感和对色彩的感应,它的灵敏度同样也很重要因为我们在城市里和森林里都由很多夜戏。ALEXA的可靠性也是一个关键因素,我们在实景拍摄,使用了很多不同种的附件,因此没钱添置备机,但是我们从没遇到什么困难。 尤其是考虑到我们在大西洋中的几个小岛上拍摄的这一事实,对器材的信赖可谓至关重要。

而谈起以变形宽银幕格式拍摄,这是导演迪耶里的特殊要求,因为他想要一种更壮烈,更史诗的经典电影画面。我们喜欢变形宽银幕改变观众观感的特殊能力,就像迪耶里所说,变形宽银幕给你一种“在看电影”的感觉,这对他电影化叙事十分关键。

为什么选择ARRIRAW这一录制格式?

尽管以ProRes录制可能会节约成本,我知道ARRIRAW的质感对我们来说会更有利,我向我们的制片人解释了它所能带来的便利,能简化我们电影制作的很大部分。同时我们也在“轻与快能节省成本”这一点上达成了一致,加装了XR模块的机器对机内录制ARRIRAW真的带来很多便利。摄影机越简单轻便,我感觉越舒服。

我和我的助理弗航斯瓦·维贡(Francois Vigon)一起尽力,找到了一些最轻同时表现最好的附件,ARRI 的WCU-4(无线控制单元)就是一个很好地例子,它很紧凑,但是它的性能却十分的好,它能够控制摄影机菜单而且有很多有用的小技巧能在拍摄现场帮到你。曾有一段镜头在海滩边,我们把ALEXA放进防水袋, 弗航斯瓦离我很远,因为我在水里,而不断的波浪也给器材带来了威胁,但是他依然能够全天毫无问题的一直跟焦,而且还能做一些诸如改变帧率的选项而不必打开防水袋。

你的工作流程是怎样的?


在特内里费我很荣信的能找到拉斐尔·罗德里格兹(Raphael Rodriguez),一名很棒的DIT,他有家公司叫Blackout,有很多后期制作的设备。我们一起搭造了一个有双硬盘位的数据箱,在拍摄过程中我们只用了四块Codex的硬盘,他帮助我们整理DCP格式的样片,并找机会仔圣塔克鲁兹的一家当地影院试映。他同时也在现场做剪辑用的低分辨率代理。每周我们会把他的活和备份文件发到巴黎的主要数字工作室,有拉斐尔在身边,导演和我从不觉得我们离一家大后期公司很远,他让ARRIRAW拍摄变得如此简单。

你如何评价Master Anamorphics变形镜头的光学表现?

对我来说,Master Anamorphic属于一个新的类别,结合了球面镜头的易用性和质量但是又有着经典的变形要素。我觉得他们带来的是一种很现代的观感,他们不只是“另一套变形镜头”他们有着很好地光学表现,同时结合实际他们很容易上手,不用过于照料,给你的创作提供了很大的自由。

你使用了哪些焦段的镜头?

百分之九十的镜头都是用35mm,50mm和75mm的镜头拍摄的,另外的百分之十是用老的KOWA变形镜头拍摄的,这是为了一场梦境桥段和一场爱情桥段,而故意利用它夸张的眩光和过柔的图像。有时我喜欢不要有那么多可用焦段的镜头因为这样能够简化影像语言并帮我在拍摄现场快速做出决定。事实上最难的部分是找到一套闲置的Master Anamorphics,幸运的是我联系上了Stijn Van der Veken(ASC,SBC),他把自己的那套给了我们,同时也给了我们许多宝贵的意见,我对他心怀感激。

Master Anamorphic变形镜头统一大小同一重量这个特性让我在拍摄现场更快捷的工作。

这些镜头是否在拍摄现场快捷易用?

整部电影是在实景拍摄的,这就是我们选择Master Anamorphics变形镜头的原因之一,故事的头二十分钟设在一家儿童福利院,一个布满横线和纵线,有着走廊和小房间的地方。Master Anamorphics极微的畸变能让我们手持拍摄,同时做许多横摇移动而不用担心畸变会影响画面。

我喜欢使用自然光来构建我的影像,如果我的确要用灯我会更喜欢把他们放在窗外。Master Anamorphics对高光和眩光的反应能帮助我更好的给白天内景打灯,就好像我在用球面镜头一样。它们反差很大的这一特性让我很好维持了最早和迪耶里与场景设计所订下的颜色选择。

你是否能使用这些镜头来拍摄动作戏或进行手持拍摄?

我们得在不同实景条件下拍摄很多动作场景,而且可能有百分之60的部分是手持拍摄的,Master Anamorphic变形镜头统一大小同一重量这个特性让我在拍摄现场更快捷的工作。我们最后一场戏在海边,随着那些波浪,我们想营造一种与人物动作之间的亲密感,所以我们决定与我们的演员一起入水,Master Anamorphic变形镜头很容易与机身一起放进防水袋,让我能用easyrig进行手持拍摄。我跟在演员后面跑,在素材回放时你能真正的感受到这一拍摄方式的力度。我们当时背光拍摄,光比非常大,但是Master Anamorphic变形镜头结合ALEXA内置的滤镜帮助我们成功拍摄了这个场景

你是否在T1.9光圈全开的情况下使用过这些镜头?

T1.9的大光圈 是我使用Master Anamorphic变形镜头的主要原因,当然我们必须小心景深过浅,但是镜头在T1.9下着实帮助了我拍摄夜戏与内景,大大减少了打灯量。当你对影片创意雄心勃勃但是预算紧张时,Master Anamorphic镜头能够解决很多问题,如果没有它们,这部电影会看起来完全不一样,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在下一个项目中使用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