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Master Anamorphic在巴黎

万众期待的全新ARRI/蔡司Master Anamorphic系列镜头最先发布的3颗(MA35,MA50和MA75)将于五月起开始发货。ARRI将量产的第一款型号——一颗50mm的MA50镜头,借给了法国的著名摄影师、同时也是法国电影摄影师协会主席的米歇尔·阿布拉莫维茨(Michel Abramowicz)。

Master Anamorphic showreel: A TRIP TO REMEMBER

DP Michel Abramowicz, AFC, recently used a 50 mm ARRI/ZEISS Master Anamorphic lens on a short film titled A TRIP TO REMEMBER, which was shot on location in Paris.

这颗荣获iF产品设计大奖的MA50镜头被阿布拉莫维茨用在了他的短片《铭记的旅程》(A Trip to Remember)的拍摄中。这部短片由罗伯托·德·安吉利斯(Roberto de Angelis)执导,于一月份在巴黎拍摄,花了三天时间完成。阿布拉莫维茨将全新的Master Anamorphic与ARRI ALEXA摄影机相结合使用,而这颗镜头又将简便的现代化设计与经典的变形宽银幕电影的画面风格合二为一。

 

ARRI:您之前与罗伯托合作过吗?

 

米歇尔·阿布拉莫维茨:是的,我认识罗伯托已经有15年了。我最初是在意大利认识他的,那时候他还是个年轻的斯坦尼康掌机。我们一直保持着联系,也共同拍过几部电影。罗伯托一直希望能够做导演,而他也做过一些电影的第二组导演。我们拍摄时,他的名字自然而然的就跳出在我的脑海里,因为他是个非常具有动感的导演,同时也是一名出色的斯坦尼康掌机。他带来了一个剧本,我们随即决定将它用在这次试片中,把这个剧本拍出来。

 

ARRI:您在拍摄时的想法是怎样的?

 

米歇尔·阿布拉莫维茨:我同意要做这个试片,但是我希望将它拍的像一部电影,要在正常的拍摄条件下进行。起初我们主要关注的是如何仅用一颗镜头来拍一部短片。当我做跟焦员时,我同法国著名导演罗伯特·布列松(Robert Bresson)合作过一部影片,那部电影上他只用了一颗50mm镜头。布列松曾经是画家,他认为50mm是人的正常视角。那部电影的摄影师是帕斯夸尼洛·德·桑蒂斯(Pasqualino De Santis),他从来不去看景,所以只能我去。我记得寻找拍摄地时的一个主要问题是能否用50mm镜头来拍。对于这次拍摄来说也是一样,当我们看景时,我们去寻找这颗镜头可以拍的地方,因此最终这不是一个问题。

ARRI:拍摄时遇到了几种不同的情况?

 

米歇尔·阿布拉莫维茨:仅用一颗镜头拍摄,这使得我们要去发掘这颗镜头的所有潜力,这也是这种练习的目的所在。我们决定要大量使用斯坦尼康,这也让我们能够同时拍摄全景和特写。这部电影的核心理念就是要展示变形宽银幕这种独具魅力的电影格式,对我来说,这就是电影的格式。

我对Master Anamorphic在T1.9下的表现非常满意,因为几乎没有畸变,色彩也没有损失。

当使用变形宽银幕格式拍摄时,你需要找到合适的拍摄地点,构图时也需要格外的仔细。对于我这一代拍摄胶片过来的人来说,失去胶片的颗粒感相当痛苦,但是我们在这场数字革命中仍然能够继续使用变形宽银幕格式,我们留下的是真正电影的东西。

 

ARRI:您尝试过使用这颗镜头T1.9的最大光孔吗?

 

米歇尔·阿布拉莫维茨:我们拍摄了很多在T1.9下的镜头,目的是让背景虚化并保持浅景深。以ALEXA的感光度,很容易在T4或T5.6下拍摄,但是我们确实希望能够限制景深。我对Master Anamorphic在T1.9下的表现非常满意,因为几乎没有畸变,色彩也没有损失,色彩表现非常稳定。蔡司在这颗镜头上肯定下了很大功夫,它的画质非常优秀。眩光非常漂亮,也没有太多。

ARRI:您认为它的跟焦性能如何?

 

米歇尔·阿布拉莫维茨:我们尽量将焦外的背景和高光点最大化,我们非常喜欢这种效果。然后如果当你焦点落在画框内的某个东西,那就是真的在讲故事了。对Master Anamorphic来说,焦点慢慢变化是有一个过程的,非常舒服。我注意到很多用数字摄影机拍摄的片子的画面都很雷同,但是有了变形镜头,你就有了一种可能性——如果你的跟焦员够好——让你能够创造出真正具有电影感的画面,回到那种真正电影的感觉。

对Master Anamorphic来说,焦点慢慢变化是有一个过程的,非常舒服。

ARRI:您对它肤色的渲染效果满意吗?

 

米歇尔·阿布拉莫维茨:是的,当然满意。要获得漂亮的肤色,我认为需要四个元素相结合:最重要的是镜头,然后是ALEXA,然后是光线,最后是化妆师!当我们最终在Micro Salon的大银幕上放映这部影片时,很多人问我到底有没有给它不光,因为数字摄影机800度甚至更高的感光度拍摄让很多人产生了一个错误的概念,就是完全不需要布光,但这是不对的。摄影师需要适应数字摄影机,但是我们仍然需要为画面布光——这是基础。然而,镜头对出色的皮肤质感和色彩的渲染起到很重要的作用,这是真的。事实上这是我在数字摄影机上看到过最漂亮的肤色了。这部片子在Micro Salon的4K放映机上看起来非常好,难以置信。

ARRI:使用这颗镜头能够保持快速的工作效率吗?

 

米歇尔·阿布拉莫维茨:过去我使用其他的变形镜头拍摄过很多电影,这些都很重——每一颗镜头都像一个大箱子,如果你的移动镜头很多,就需要很大的摄制组。现在这样的镜头又小又轻,低成本影片也可以使用变形镜头,这在之前是不可能的。Master Prime镜头并不比一颗普通镜头重,简直是梦想中的镜头。

 

这次拍摄,我们的进度必须要快。当然,我们仅有一颗镜头,相对来说更容易一些。但是很明显,用Master Anamorphic镜头可以像用常规的球面镜头一样,你不需要额外的人,转场时也不会更麻烦。过去我总希望能够用变形镜头来拍摄,而制片人则知道这在人手和运输上的成本会更高,但是那个时代已经结束了,我对此非常高兴。现在,如果一部电影适合用变形镜头来拍摄,已经没有任何理由不去用它了——任何人都可以拍摄变形宽银幕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