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ster Anamorphic变形镜头的《旅程》

卡尔·华特·林顿劳勃(Karl Walter Lindenlaub, ASC, BVK)是受ARRI之邀而拍摄ARRI/蔡司Master Anamorphic变形镜头测试片的三个摄影师之一。测试片展现了该系列全新镜头超高的光学性能表现。林顿劳勃所创作的短片题为《旅程》(The Ride),由他自己导演并摄影,在洛杉矶实景拍摄,使用了MA系列七颗镜头中的三颗:MA35,MA50和MA75。所使用的摄影机为ALEXA。在这里,他与我们分享了他的切身体验与他对变形宽银幕的思考。

Master Anamorphic showreel: THE RIDE

THE RIDE is a short film that was directed and shot on location in Los Angeles by cinematographer Karl Walter Lindenlaub, ASC, BVK, using an ALEXA and the MA35, MA50 and MA75 ARRI/ZEISS Master Anamorphic lenses. Lindenlaub was especially impressed by the consistency and lack of distortion of the Master Anamorphics.

我非常喜欢变形款银幕,以这种格式拍过的电影有六七部了。用变形镜头所得到视野与宽度很适合于远景或大全景,但同时压缩感却更强,因为每颗变形镜头实际上都包含两颗镜头——它的纵向是横向的两倍,因此空间被压缩了,人脸看上去与画框的联系更为紧密,焦外的画面也格外的漂亮这是我喜欢这种格式的一个特性。而Super 35 mm转印到变形宽银幕上时,人脸看上去有点迷失在画格中,因为底片空间实在太大。真正的变形宽银幕画面中,同样的画格尺寸,人脸所占的面积则要大得多。

 

相比纯技术理论上的试片,《旅程》则要更戏剧一些。技术测试是很无趣的,拍摄标板当然仅仅是一方面,实际上人眼在观看一幅画面的时候,视觉中心是会被指引到某一特定区域的。因而人脸,当然还有镜头渲染肤色的能力,是非常重要的。对于了解镜头的特性倾向来说,进行实拍测试非常必要。

最初,变形镜头是专为史诗大片而设计的——例如像《阿拉伯的劳伦斯》(Lawrence of Arabia)这样的大制作影片。但后来许多剧情片也开始使用变形镜头,因此这些原则也无所谓了。

这套新的变形镜头的色彩高度统一,无与伦比…… Master Anamorphic系列的表现能够保持一致,非常难得。

我受麦克·尼科尔斯(Mike Nicols)的作品影响很大,例如《毕业生》(The Graduate)等。他总是以变形宽银幕来拍剧情片。我认为大多数摄影师都不会喜欢在画面中拍摄到过多的内容。如果可能的话,我们则会去拍运动的全景主镜头,而不会去多拍额外的东西。当然,变形镜头也不是万能的。在拍摄前你要去考量,它是不是适合这部电影,因为如果空间太小,那么这可能意味着你无法拍到演员的全身。要综合权衡一下它的优势和劣势。

 

以《热力师奶》(The Banger Sisters)为例,这是一部我在几年前用变形宽银幕拍摄的小成本影片,故事是关于两个中年女人,回忆起了她们年轻时的摇滚年代。我认为这部影片是完美适合于变形宽银幕的,因为我们有两位出色的演员——苏珊·萨兰登(Susan Sarandon)和歌蒂·霍恩(Goldie Hawn),她们同时出现在画框内,我们甚至不需要来回切,也不需要很大的景别,让我们的低成本运作获益良多。

《旅程》这部影片中,我们所拍的第一个镜头就是一个风景全景:太阳从山头冒出来,公路旁的电线杆延伸至远方。所用的镜头是MA35,竖直线条完全没有像传统的35 mm变形镜头那样发生形变,令人震惊。我们一直从日出拍到日落,试图看看这颗镜头能不能把持住这画面,结果是很漂亮的。即使是阳光下的汽车,画面内也没有让人困扰的元素,镀膜出奇的好。这颗35 mm让人爱不释手,我用它拍了四个镜头,可能我这辈子都没有用35 mm变形头拍过这么多。

Making of THE RIDE

Go behind the scenes during filming of THE RIDE, directed and captured in true anamorphic by Karl-Walter Lindenlaub ASC, BVK, on ALEXA with the MA35, MA50 and MA75 ARRI/ZEISS Master Anamorphic lenses. Music by Statler Brothers, "Flowers on the Wall."

结尾时,我希望以黄昏时候来拍摄夜景——也就是魔幻时刻。片中的情侣深情相拥,而背景恰好亮起城市斑斓的灯光。前景已经开始显得稍暗了,因此我们也加了一点光。在过去,这样的画面对变形镜头来说是很困难的。这一场黄昏的戏我们只用了一个M18灯,加多层双纱,再反到12” × 12”的白布上。配合ALEXA的高感光度和Master Anamorphic的大光圈,我想知道我们能到什么程度——很有意思。用变形镜头的时候我从未用这么少的环境光来拍过。你可以看到汽车的头灯实际上正在照亮演员的脸。

 

肤色的还原是极度重要的。色彩的统一性亦然。这套新的变形镜头的色彩高度统一,无与伦比。在过去,每颗变形镜头都像是订制的,必须逐个来检查。你找到一颗好的50 mm,但它的画质却与40 mm不一样,因此很难配到一套高质量的镜头。Master Anamorphic系列的表现能够保持一致,非常难得。

我们拿到的这三颗镜头是很漂亮的一组。我很希望能够加上一颗长焦镜头,因为我认为用变形镜头拍摄的近景格外优美。一旦焦距到了100 mm或135 mm,效果马上就会不一样了(编者注:MA100将于2013年12月,MA135将于2013年4月起上市)。当然,如果条件有限,也可以用一颗50 mm拍完整部片子,这当然与用20颗镜头不同。对于过肩的近景镜头,我常会用75 mm,对于更紧的景别则会用到100 mm以上。

Master Anamorphic镜头非常锐利,锐是很让人舒服的那种,特别是还原肤色的时候。

眩光则是个人偏好的问题。我个人对蓝色条纹眩光并不太感冒,因此我喜欢不太容易起眩光的镜头。我希望将人物入戏,融合进情景之中,而眩光这种东西会给人一点点间离感。当然,眩光看起来会很漂亮,蓝色眩光也会很漂亮,但画面内一直有眩光就太过分了。

 

Master Anamorphic镜头非常锐利,锐是很让人舒服的那种,特别是还原肤色的时候。对于现在的镜头来说锐度不是问题。有些镜头很锐,反差大,在配合某些数字摄影机用的时候,你要加上很重的柔化才行。总的说来我们没有遇到技术问题,一切都是恰到好处。Master Anamorphic系列的画质也是相互匹配的,这也在意料之中。

拍摄进行得很顺利,也充满了欢乐。我的剧组成员本给了我很大的帮助和支持。幕后花絮也同样有趣,不妨自己来看。

 

In general we had no technical hiccups and everything fell right into place. To no surprise the Master Anamorphic lenses all match each other very well. I had a lot of fun on our shooting day; my LA crew gave me great help and support! Watch the making-of video as well, to see for yourself.

相关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