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变形镜头征战零下20度

为打造伦敦音乐人Kwabs新作《Perfect Ruin》的音乐录影带,摄影师史蒂夫•安尼斯(Steve Annis)选择了ALEXA摄影机与MA35、MA50、MA100三支 ARRI/ZEISS Master Anamorphic变形宽银幕镜头。拍摄地是位于北极圈内的瑞典东北部港口城市卢雷亚,无论是这些镜头还是工作人员都必须面对严寒的考验。

Master Anamorphics on Kwabs promo

Cinematographer Steve Annis takes ARRI/ZEISS Master Anamorphic lenses to the Arctic Circle for the music video of PERFECT RUIN by Kwabs.

为什么选择Master Anamorphic变形宽银幕镜头?

 

我第一次用Master Anamorphic变形宽银幕镜头时就彻底被折服了,你越是给它压力,换句话说就是照明条件和对比越极端,它们表现得反而更好。因为要前往瑞典,我认为它们是我唯一的选择——因为那里太冷了,而且要拍很多广袤的地平线镜头,我们的动作必须快。我把MA35拍到的静帧画面给别人看时,他们一开始还不相信,因为通常其它的变形宽银幕镜头拍出的地平线都是弯的。

 

影片看上去好像全部是在黄昏或者黎明时拍摄的,对吗?

 

因为只有早上10点到下午4点才有阳光,即使是这样,中午的太阳仍然比地平线高不了多少。这种光线显得狭长而且明显,有一种飘渺的质感。在英国,盛夏的“神奇时刻”(指日出和日落那段特殊光照时间)大约有半个小时,但是在瑞典能持续90分钟,那是这颗星球一个神奇的角落。

你用最大光圈拍摄吗?

 

是的,基本上整个片子都是,而且感光度2000。Master Anamorphic变形宽银幕镜头的速度确实能让它们鹤立鸡群,因为几乎所有100 mm焦段范围的变形宽银幕镜头最大光圈都是T3,体积更紧凑的Master Anamorphic变形宽银幕镜头却能达到T1.9,快了一档半,真是惊人。在那种拍摄环境下,这是一个巨大的优势。

Master Anamorphic变形宽银幕镜头的速度让它们鹤立鸡群,尤其是MA100和MA135。

Master Anamorphic变形宽银幕镜头不容易拍出炫光的效果,你怎么看?

 

《Perfect Ruin》是完全利用自然光拍摄的,假如我选择很容易产生炫光的镜头,在那种光源很多的环境里可能就什么都看不到了,整个画面都被狭长的炫光占据。我很欣赏的一点是这些镜头没有随大流,保持它们自己的特色——无炫光、无畸变。我认为这是一件好事,因为它们独一无二。

 

你是如何利用不同的焦段的?

 

我通常希望焦段越少越好——在片场能帮助我们更专注应对外界因素。这条音乐录影带大部分是用MA35拍摄的,只有一些Kwabs脸部的特写用到了MA50,因为50 mm的视角比较自然。MA100仅仅在拍大特写时用到了一两次。

你对这些镜头的制造品质有什么看法?

 

不同焦段的一致性,以及更换镜头不影响光圈或者对焦设备这一点非常有帮助。还有先进的工程技术,假如还有什么其它的变形宽银幕镜头也能够抵御零下20摄氏度的低温,我们也会带上,但事实是除了它们我们别无选择。那里真的真的太冷了,但没有出现任何卡顿——这些镜头的组件一整天都顺滑无比。

 

你们的工作人员还能适应吗?

 

我有一支梦幻团队,真的。这位瑞典的斯坦尼康摄影师名叫内斯特•萨拉扎(Néstor Salazar),他很棒,不仅仅指他的工作,还有他的态度与热情。我的跟焦员还有机械师也是一样,大家都斗志满满,工作起来非常顺利,因此我非常感谢我的团队。在那种极端的条件下你需要寻求当地的团队支持,他们长期在这种环境下工作,轻车熟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