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变形镜头挑战寒冬

1981年冬天的纽约城罪案丛生,令人不寒而慄。 J•C•陈多尔(J.C. Chandor)在指导了大获成功的《一切尽失》之后为我们带来新作《至暴之年》。陈多尔邀来了《他们非圣人》、《乔治的母亲》和《贱民》的摄影师——三度斩获圣丹斯电影节奖项的布拉福德•杨(Bradford Young)掌镜。在影片拍摄中,杨采用了多套ARRI M-Series的M18、M40和M90 HMI灯具,而ARRI Rental不仅为此次拍摄提供了ALEXA XT Studio、XT Plus和XT M三种型号的摄影机,同时还带来了最新的Master Anamorphic变形宽银幕镜头。不过当时仅剩三个焦段可用——35mm、50mm和75mm。现在,让我们来听听布拉福德•杨的拍摄体验。

A MOST VIOLENT YEAR trailer

J.C. Chandor's A MOST VIOLENT YEAR is a thriller set in New York in the winter of 1981, when crime in the city was rife. Cinematographer Bradford Young used ALEXA XT Studio, XT Plus and XT M cameras with ARRI/ZEISS Master Anamorphic lenses, as well as M18, M40 and M90 HMI lights from the ARRI M-Series.

你和J•C•为这部影片定下的视觉风格是什么样的?


一提到1981年的纽约,立马就能想到很多形容词,经济低迷、设施落后、衰败丑陋。不过严格意义上来说,我们的电影并不是为了去表现这些景象,而是揭示当时上层社会的内幕。因此相对于那种原始、黑暗的风格,我们追求的反而是一种轮廓鲜明、更为优雅纯朴的感觉,这种表象几乎完全掩盖了城市的真实面目。我给J.C.看了一些展示对称与平衡美的图像,后来我们挑出了一些最能体现那种明锐感的地点和建筑物。

你为什么选择了变形宽银幕镜头?

 

当看到剧本的时候我立刻就感觉到应该以2.35:1画幅拍摄,我曾考虑过用2齿孔的35mm搭配老式球面镜头,但后来当我们选定了ALEXA,我就知道应该搭配变形宽银幕镜头。坚持变形宽银幕的选择很重要,我不希望用1.78:1拍摄然后再裁切至2.35:1,那会造成不自然的拉伸,我更喜欢固定的构图,不留太多调整空间。

使用Master Anamorphic变形宽银幕镜头是一次解放,它们让你随心所欲布光和拍摄,不会束手束脚。

所以,变形宽银幕镜头几乎完全利用到了ALEXA的4:3传感器成像空间,这算不算是这种格式最“正确”的使用方式?

 

一点没错,就是这样。没有办法犯错之后在后期修正,这种压力感强迫我们进行更精确的构图。有时从16:9裁切之后,一些微妙的细节就丢失了,而精确感正是我们试图在这个故事里呈现的。

 

一开始就决定用ARRIRAW?

 

我的最爱一直都是胶片,我觉得ARRIRAW在某种程度上已经非常类似于胶片了,所以ARRIRAW是我不二的选择。数字负片那些多出的一点点宽容度空间有利于达成我们要的这种清透、质朴的画面风格。ARRIRAW格式在感光度800下的画质非常细腻,这正是这部影片需要的。

在你的构图中强调对称性与结构的重要,那么Master Anamorphic变形宽银幕镜头的全画面表现对你来说是不是一个关键的因素?

 

是的,非常关键。35mm Master Anamorphic变形宽银幕镜头在画面边缘的细节表现不可思议,没有任何桶形畸变或者弯曲,而且不同于其它变形宽银幕镜头,它各部分画面的质量非常一致。因此我们的许多构图都是关于线条的,我希望那些线条无论在构图的哪个位置都能保持横平竖直。Master Anamorphic镜头的精确性帮助我忠实呈现了我们为这部电影所确立的美学概念。

 

Master Anamorphic变形宽银幕镜头在T1.9非常之快,我喜欢少用光、大开光圈拍摄,因此我们所有的白天内景、夜晚的内景和外景都是T1.9拍摄的。过去变形宽银幕镜头的局限性在某种程度上会左右电影的美学诉求,不过这已经不再是问题了。使用Master Anamorphic变形宽银幕镜头是一次解放,它们让你随心所欲布光和拍摄,不会束手束脚。

 

当时只有三种焦段可用算不算是一种束缚?

 

我是在一个资源有限的环境中学习成长起来的,我以前拍摄电影曾经遇到过仅有一支或两支镜头可用,因此我并不怎么担心被焦段所限制,我反倒更关心需要两三个机位时有没有足够的镜头可用。如果有100mm或135mm镜头就更好了,那时这两种镜头都还没有准备到位,不过我还是想再强调一次,正是这种情况给构图带来了压力,最终却有利于这部电影的视觉语言。

你是在天寒地冻的冬季拍摄的,是吧?

 

我们正好遇上当地几十年来最寒冷、降雪量最大的一个冬天,大自然把Master Anamorphic变形宽银幕镜头置于了最严苛的测试环境中,但是,没有任何镜筒被冻住,这些ALEXA摄影机也没有让我们失望。说实话,这些摄影机和镜头比工作人员更顽强,有人陆续打退堂鼓,因为实在太冷了!

我不知道自己以后还会不会继续用18K灯,因为M90实在太强悍了。

地上覆盖的积雪加上T1.9的镜头还有ALEXA的灵敏度,室外的夜景拍了整整一个晚上,我完全可以凭借本能工作,对突发情况做出反应并且不牺牲画面质量。ALEXA令我应对自如,从心而不是只靠大脑做判断,其它的数字摄影机做不到这一点。我可不愿意接手一部影片,结果大半时间都用在解决问题上,我需要保持直觉和情绪,并且事半功倍。

 

你对ARRI M-Series灯具的评价如何?

 

我向来都不怎么喜欢HMI灯,直到ARRI推出了M-Series。M18就是一个突破,这是有史以来的第一次, HMI灯能够提供那种明锐的类似碳弧灯的光线,况且它只用市电插座就能工作,太惊人了。M40更棒,因为我在室外的夜景里可以把它吊到半空,根本不怎么耗电就能照亮整个背景。还有这部片子里用到的M90,我不知道自己以后还会不会继续用18K灯,因为M90实在太强悍了,9K的灯感觉起来却像12K,那些放不下18K灯的空间,正是M90能够大显身手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