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尔·托罗和摄影师罗斯特辛打造《水形物语》

ALEXA配合Master Prime镜头和SkyPanel灯光拍摄的《水形物语》是一个超凡脱俗的爱情故事。


导演吉尔莫·德尔·托罗(Guillermo del Toro)再次创造出一部融合童话、情感与跌宕剧情的奇幻大作《水形物语》。在营造影片中的情绪与氛围上,摄影发挥了主导作用。德尔·托罗找到曾与他合作过《变种DNA》和《猩红山峰》的ASC/DFF摄影师丹·罗斯特辛(Dan Laustsen)。“创造这只水中生物的最后点睛之笔是光线,” 德尔·托罗说:“如果摄影指导无法意识到这一点,那就白费工夫了。丹对这部电影的理解(包括情绪)不仅停留在主光、辅光、轮廓光这些基本层面上。” 罗斯特辛回忆起最初与德尔·托罗讨论如何还原剧本上那些细致入微的描写时说:“他对视觉风格的设定太清晰了,我也开始相信我们做得到。”

德尔·托罗(左)和罗斯特辛在《水形物语》的片场。 照片提供: 福克斯探照灯

《水形物语》的两个特质立刻就激起罗斯特辛的兴趣。首先,两个主要角色:阿莱莎(莎莉·霍金斯饰演)和那只从头到尾没有一句台词的两栖生物(道格·琼斯饰演)。“两个不会说话的角色碰撞的火花,整个设定太戏剧化了,”他说。另外,大量故事情节都发生在水里和水下也相当吸引人,罗斯特辛说:“电影中一切元素都处于不断的运动中。”他十分信赖ARRI ALEXA和ARRI/Zeiss Master Prime这对组合:“这套设备让你把所有细节看得一清二楚。”

THE SHAPE OF WATER | Shape, Form and Light | FOX Searchlight

《水形物语》的摄影与美术设计幕后花絮

罗斯特辛和德尔·托罗制定了非常精密的摄影机运动方案。“摄影机从来没有停滞过,” 罗斯特辛说,斯坦尼康、轨道、摇臂车、遥控头和Technocrane伸缩大摇臂,能用到的设备他都用上了。由于影片的预算问题,不可能一直用Technocrane大摇臂,因此需要周密的计划。“我们有一些非常好的轨道车设备,”他说:“吉尔莫透过耳机调度他们。他对机位该移动到什么位置非常清楚,后面该怎么剪,他脑袋里早想好了,行云流水一般,从一个运动的机位切到另一个运动的机位。”

 

灯光也是巨大的挑战,不但要照顾到运动不止的摄影机,对于最终的画面风格,它们起到关键作用。“幸好我、美术指导、化妆师、发型师、服装师,当然还有导演之间配合默契,执行起来有条不紊,” 罗斯特辛说:“所有的色彩都很重要,尤其是墙面的颜色,是一种深沉的钢蓝色。”开场和片尾的场景用“Dry-for-Wet”(慢动作模拟水下摄影)的方法,免得演员们连眼睛都睁不开。“这几场戏都是用斯坦尼康现场实拍的,棚内喷了好多烟雾,”他说。阿莱莎的衣服用风机吹动,然后用一些不断移动的背投投影机做主光。现场用48 fps录制,多伦多的视觉特效公司Mr. X再把鱼和浮游的东西加进入。“感觉身处水下,但不是非常写实的手法,挺符合这部电影的风格,”他说。

照片提供: 福克斯探照灯

伟大的摄影师就像交响乐团的指挥,他把光线化作音符来传递情感。

罗斯特辛特别自豪的其中一幕出现在浴室,那只生物待在浴缸里,阿莱莎意识到他们相爱了。“我们把光线的颜色从冷峻的蓝绿色变成一种偏金色的、浪漫的色彩,”他说:“德尔·托罗和我都很看重一点,阿莱莎看起来要像一位公主,他们两位看上去都棒极了。这一幕是轨道加摇臂车配合拍摄的,我们在光线上动了一些手脚,”他补充说:“如果非常仔细地看,有些人可能会发觉我们把主光从一侧移动到了另一侧。反正我们并不打算讲一个真实的故事。这是一个童话,我觉得这样效果非常理想。”

 

制作团队还利用了ARRI SkyPanel,把它们吊在一座霓虹闪烁的电影院楼上,用调光板控制,给阿莱莎的住所打光。“楼板有开口,所有的SkyPanel都在那里,” 罗斯特辛说:“一有机会就用。LED灯光的色彩可变,要什么有什么,不过也容易挑花眼犯错,所以我必须十分小心。”德尔·托罗对结果相当满意。“丹是用光的天才,”他高兴地评价道:“就算我们拍彩色片,他也有办法打光打得像1950年代的黑白电影。他的光线非常具有表现主义色彩,暗部丰富,我觉得特别经典。”

《水形物语》是摄影师罗斯特辛继《变种DNA》和《猩红山峰》后与导演德尔·托罗的第三次合作。照片提供: 福克斯探照灯

德尔·托罗同意他的看法:“我想所有伟大的摄影师都是‘感情用事’的。伟大的摄影师就像交响乐团的指挥,他把光线化作音符来传递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