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C摄影师巴迪•斯夸尔斯使用AMIRA

摄影指导巴迪•斯夸尔斯(Buddy Squires, ASC)在他超过200部的纪录片佳作中收获了七次奥斯卡提名、两座奥斯卡奖,28部作品获得艾美奖提名,其中十次斩获艾美奖。他拍摄的剧情纪录片和电视专题片有《塞林格》、《第五中央公园》、《南北战争》、《爵士百年》、《斯科茨伯勒:美国的悲剧》、《北美国家公园全纪录》等等。最近他带上AMIRA外出,通过快节奏即兴拍摄的方式亲自对这台摄影机的操控和性能进行了测试。“事先没有什么安排,除了我孩子下午3点要去公园上滑板课之外,别的我一无所知,”斯夸尔斯说。

没有时间计划,这位摄影指导决定为滑板老师兼音乐人亚当•克里格勒(Adam Crigler)拍一部即兴的纪录片。斯夸尔斯和他的助手贾里德•埃姆斯(Jared Ames)、马瓦西•伯克利(M’Wasi T. Berkley)在Abel Cine位于纽约的办公室见到了ARRI技术代表冈特•鲁斯纳。在一行人外出拍摄滑板高手之前,他简要介绍了AMIRA的基本情况。他们携带的全部装备包括一台AMIRA、一个三脚架、一支Optimo 45-120mm镜头、一支Cabrio 19-90mm以及一支14mm Ultra Prime镜头。拍摄的素材是由Harbor电影公司的后期部门剪辑与色彩校正的。

AMIRA NYC shoot with Buddy Squires, ASC

Buddy Squires, ASC is an Oscar-nominated & Emmy-winning Director of Photography. He took the ARRI AMIRA camera out on a spontaneous documentary shoot following skateboarder/musician Adam Crigler. Squires went handheld to capture much of the action: from bright daylight exteriors in the streets to low light photography in small quarters. Squires is best known for his work on theatrical documentaries and TV including SALINGER, THE CENTRAL PARK FIVE, THE CIVIL WAR, JAZZ, ETHEL and more. Among his credits are seven Oscar-nominated films, two Academy Award winners, 28 Emmy-nominated productions and 10 Emmy Award winners.

他的结论?“这是一台非常精致与简洁的摄影机,这正是我欣赏它的原因,”斯夸尔斯这样评价道。以下是经过整理的斯夸尔斯最近在洛杉矶Cinegear展会对AMIRA使用体验的详细评论。

我想看看这台摄影机有多大能耐,还想试一试在不同工作模式间切换的效率,我特别想拍很多手持镜头,对慢动作功能也跃跃欲试。曾经很多摄影机都让我很失望,在不同模式间循环切换实在太麻烦了。对它的对焦性能我当然也很关注,大尺寸成像件在拍摄纪录片中的失焦是最大的问题。拍摄自己的独立电影是一回事,如果是接受别人的委托——除非他们特别要求——否则你交出的素材最好是准确对焦的,我必须强调这一点有多么关键。

这台摄影机就是管用,我猜这已经不是什么新鲜的说法了——但它就是管用。(他抱起摄影机)这就是它的全部:摄影机头、录制部分、音频部分……没有线缆、没有电线,井井有条,从容不迫。

它的取景器太棒了。这个取景器很好的一点是你可以将它当作腰平取景器使用,或者将它翻转过来,你的助手就能够看到画面,借助它非常轻松进行跟焦。在你快速移动拍摄中这个功能真的很棒。

我使用了一支Cabrio(变焦)镜头,过去它给我的使用体验并不好。一部分原因是那支镜头前端太重,每次搭配C500或者F55或者其它什么摄影机时,我都要从始至终努力支撑住摄影机前端。而在AMIRA上,你能够调整肩垫和目镜的位置,问题解决了,只要你愿意,你可以调整到最完美的平衡。当然,搭配不同的镜头时必须要重新调整平衡,但手持拍摄时,你通常只会使用一支也许两支镜头。我曾经带着这台摄影机一边奔跑一边追逐滑板上的人,或者把摄影机放在地上,打开侧面取景器。

如果你需要调整ND滤镜,手边就有一个旋钮。从24帧调到200帧真的只要10秒钟,让我非常惊讶。我能以24帧拍摄正常画面,接着快速改变风格,拨动按钮,变换地面机位拍摄慢动作,然后立即又切换回来。使用别的摄影机我不可能做到这一点。

我非常欣赏AMIRA的一点是所有的设计元素都经过了深思熟虑。就在顶部取景器的位置有一个峰值对焦按钮,一个曝光按钮,还有两个自定义按钮。如果我使用了峰值对焦,被红色的提示纹干扰,直接关掉,需要检查时,直接打开,完全不需要进入复杂的菜单。翻转屏幕可以作为取景器也可以作为菜单显示界面,非常有用。你或者你的助手可以立刻查看到所有的信息,而不用把摄影机从肩上拿下来或是需要走到摄影机另一边去。

如果你看看场地的素材,就会知道那个时间点日照强烈、阳光明媚。逆光穿过绿叶的缝隙,照在亚当的背上和孩子们的脸上。然后摄影机平移对到另一侧公寓楼明亮的黄色建筑——完全曝露在阳光照射下。如果使用我现有的任何新闻摄影机,我都要收缩大概1.5档光圈来保证合理的曝光,但是使用AMIRA则根本不需要。我曾经考虑过,但后来意识到完全没必要,于是我把它当作胶片摄影机来使用。我的意思是,对我来说拍摄胶片最美妙的一点就是当你熟悉了胶片特性和你的摄影机之后,在一个场景中设置好曝光值,基本上就不需要再做改变了。你不需要时时操心,“噢,这个有一点昏暗,这个有一点明亮……”你多多少少知道胶片的能力。当我和它磨合之后,知道了这块影像传感器的能力,真是让人生轻松了许多,效率高了许多。一开始我要检查曝光、检查伪色,但是,我记得不到20分钟,我就不再操心曝光,也没有再检查伪色,因为我就是不需要了。

AMIRA是一台非常直观的摄影机,我非常欣赏这一点。其实我喜欢按钮,不喜欢菜单,菜单用来设置基础参数非常好,但是有一些摄影机强迫你层层深入菜单去调节白平衡的理念——对我来说简直是疯了。

我爱AMIRA的应变能力,它就是好用,从手持到快速更换镜头,装上长焦镜头进入慢动作模式,几乎是一气呵成,我觉得这非常酷。对环境变化能够有预见性的应变能力和流畅的操作,在我的世界里这就是我要的。我要应对情况变化,而不是被摄影机自作主张的错误判断限制住,所以在某种程度上说,我认为使用AMIRA非常自由。

相关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