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导演、摄影指导迈克尔·斯洛维斯,ASC

来自美国电影摄影师协会(ASC)的摄影师迈克尔·斯洛维斯(Michael Slovis)最近非常忙碌,为一些非常流行又口碑极好的电视连续剧担任摄影,其中包括了AMC公司出品、广受赞誉的《绝命毒师》(BREAKING BAD),蒂娜·菲(Tina Fey)主演、深得观众喜爱的《我为喜剧狂》(30 ROCK),以及永恒的《犯罪现场调查》(CSI)。尽管已经有了这样非凡的摄影履历,他依然希望为自己的电视剧导演名单增添令人印象深刻的一笔,这其中包括《绝命毒师》、《法律与秩序:特殊受害人》(LAW AND ORDER: SVU)以及《风城烈火》(CHICAGO FIRE)等等。

 

斯洛维斯是从2004年的电视剧《艾德》(ED)开始自己的导演生涯的(从2002年开拍以来,他一直担任此剧的摄影指导),随后他很快意识到自己很享受这份工作。“我就是从那时开始自己的导演工作的”,斯洛维斯如是说。他也很快发现虽然摄影和导演工作有着许多不同,但是其中一个所积累的经验会让另一个的技巧更上一层楼。“我认为没有哪项工作能像做导演一样对我的摄影有这么大的帮助”他说,“它确实对我的摄影工作产生了莫大的影响。”

他表示导演工作能够开拓一个人拍摄电视剧的眼界。“当你坐在剪辑室里却没有需要的素材时,”他说,“你会从一个新的宏观角度去思考最需要的镜头是什么,而这些正是摄影指导值得花费更多时间在上面的东西。”

 

他回忆起第一次执导《ED》的经历,认识到了摄影工作与导演工作的不同之处——虽然他早先就明白个中区别,但是这次以导演的视野来看才更加刻骨铭心。“事实上很多人都觉得他们能当导演,因为这看起来很简单。于是摄影师、编剧、剪辑、制片人以及其他与制作相关的人员都说‘我应该有能力干这个’。可是做导演真心很难。每天你不得不回答的问题的数量——尤其是在剧集筹备期间——真的会让你崩溃掉。在开机之前,有太多的事宜需要你做决定,而所有这些决策都会影响当天拍摄的进程。并且导演工作,尤其是电视剧集,尤为重要的是安排日程和控制预算。如果你不能按时、按预算摄制完成的话,那就永远别想再干这行了。绝对不可能了。”

Making of BREAKING BAD Episode 11

The cast and crew take you behind the scenes of episode 11 in Season 5. Directed by Michael Slovis, ASC and shot on ARRICAM.

当然,控制预算与安排日程是对一位成功导演的最低要求。斯洛维斯表示,真正的本领是在这些约束之下,找到创新的途径用视觉讲故事。“没有人天生就具备指挥演员的能力,于是他们用肢体语言来表达一个场景应该是什么样子,”这位艾美奖(Emmy)得主说到,“你需要审视一个接一个的场景,并且在现场想方设法以高效而生动的方式来讲述故事,以此积累经验。一个一页半的场景,需要演员到处活动,很多人都要参与到现场工作,需要67个镜头才能完成。然而事实却是,这个场景也许只是你当天工作的五分之一或者七分之一,你无法完成所有这些镜头。你必须以三或四个镜头来完成它。”

“于是你重新审视想要讲述的故事,并且设法将镜头数量控制在可行的范围内”他阐述到,“然后你要向演员们解释为什么他们的角色要这样做。这真是一个有趣的难题。”

 

最近他作为摄影师穿梭于让人极度紧张的电视剧《绝命毒师》(他参与了每一季的拍摄,包括第五季前半部分的两集以及最近完成的最后八集)和轻喜剧《我为喜剧狂》之间,后者他参与了第六季前三分之二部分的拍摄。

 

斯洛维斯拍摄这两部剧集都使用35 mm胶片摄影机ARRICAM LT为主机。“我非常幸运,”他说,“我的大部分剧集使用胶片拍摄。这并不是说我觉得一切都要用胶片拍摄,而是因为喜欢用胶片拍摄的某些方面。不仅仅是胶片的质感和它记录到的阴影与高光的层次,还有它所要求的那种工作方式。”

“当你用数字方式拍摄时,”他说,“由于有‘不会耗费任何东西’的想法,你会很自然地倾向于持续开机。经过片门的每一帧画面都不像胶片那样哗哗地在烧钱。正因为如此,我喜欢用胶片拍摄带给我的感觉。你从取景器里看到的正是导演想要你看到的。对或者错——天知道我们做出的选择也许正是我们将来想要纠正的——但是至少这是我现在的想法。“

 

现今用胶片拍摄的电视剧仍然倾向于在后期加入大量的“视觉”效果,而斯洛维斯却更喜欢在原始底片中加入尽可能多的色彩和反差。“我们将胶片过曝,”他谈及《绝命毒师》中经常出现的反差极大的画面及其与众不同的色调,“对于《绝命毒师》,我拍摄一个灰板,然后安上一个或一组滤镜,来获取我想要的效果。例如在第三季中,很多镜头是在墨西哥完成,我将两个不同的麦秆色(straw-colored)滤镜组合置于镜头前以获得理想效果。而后胶片会被送往FotoKem公司,在那里工作人员使用ARRISCAN对底片进行扫描,产出的工作样片占到最终成片的95%。汤姆·萨托利(Tom Sartori)是我们在那里的调色师,他干的非常出色,像一个画家一般用笔刷进行‘绘画’,做一些精细的改动。”

 

斯洛维斯希望能继续从事他的导演和摄影工作,因为这两项工作能够相互促进。“这两项技能相互补充、相辅相成,”他说到,“我在其中任一方面的工作都有助于我在另一方面的进步,而来回切换角色又能使我每天都能体验到工作的新鲜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