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RI助力中国高分卖座电影《我不是药神》

首周票房超过了人民币12亿元,《我不是药神》成为了目前中国暑期档最卖座电影。

影片讲述了神油店老板程勇因结识白血病患者吕受益而成为印度仿制药“格列宁”的独家代理商,因种种原因放弃这份差事并收获利益改变了自己的人生之后,却发现原本靠依赖自己提供廉价药续命的吕受益也因停药而离去,于是良心不安的程勇走上了救助白血病患者的自我救赎之路。近日,该片的摄影指导王博学分享其使用ALEXA XT Plus、ALEXA Mini摄影机以及ARRI SkyPanel和M系列灯具进行拍摄创作的历程。

您是在什么样的情况担任了《我不是药神》这部电影的摄影指导工作?请介绍下制作周期相关的情况?

2014年我跟文牧野导演刚合作完《恋爱中的城市》,2015年夏天在这部电影做后期的时候,文牧野导演接到了宁浩导演发起的“坏猴子七十二变计划”的邀请并选了《我不是药神》(以下简称药神)这个题材。我跟文牧野都非常喜欢墨西哥导演亚历桑德罗·冈萨雷斯以及他经常合作的摄影师罗德里格·普瑞托,我们俩第一次合作的电影就从他们的作品中找了很多灵感。到《药神》这部电影的时候,我们一开始反而没有在整体的大风格上进行过多的探讨,大方向上我们重新学习了“新现实主义”美学风格和“巴赞的“段落镜头”理论,定了整体摄影的概念就是Less is more。导演很清楚他这部电影的需要的讲述方式,而我也知道导演想要的东西,探讨更多的是具体场景的视听处理以及细节的表现方法,可能是因为第二次合作,《药神》大体的风格从一开始就建立了默契。

《药神》的剧本最开始由编剧韩家女写过一版了,但是立项后文牧野导演跟监制宁浩导演沟通完又花了大概一年多的时间来改剧本,所以我们直到2016年底才正式开始筹备。《药神》有一部分在印度取景, 2016年春节过后我们就去了印度堪景,堪景回来之后我就开始做试片工作,2017年3月份去主拍摄场地南京开机,大概拍摄了80多天后到6月份杀青,直到点映前一周才最终做完调色。

“这种现实题材而且偏商业片方向的影片目前在中国还没有。”

《药神》是一部剧情片,对它的市场定位有何预期?从摄影师的角度来看,您在影像上赋予了这部影片哪些类型片的创作思路? 

中国有很多现实主义题材的电影,但很多人对这类题材都会有一个固化的印象,往往是低成本制作,最终在电影节期间放映一段时间就结束了。《药神》虽然也是一个现实主义题材的剧情片,但导演并不想把《药神》拍成一个经常见得到的中国现实主义题材电影的样子,他希望《药神》能获得更多的市场关注和观众认可,所以《药神》的整个导向其实是更偏向商业片一些的。包括他在写剧本的过程中也做了这方面的调整,所以《药神》的整个节奏都特别清晰,起承转合、动作、喜剧元素都特别类型化。

但是这种现实题材而且偏商业片方向的影片目前在中国还没有,对我们来说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我们找了很多参考,却发现都不像。韩国倒是有很多商业上很成功的现实主义题材电影,所以我们找了一些韩国电影的参考,毕竟也是亚洲人,很多设定会有点相似。所以最终是保持现实主义的基调,然后尽量从现实主义中抽离出来。新现实主义是以平凡的题材表现形式美,在常见的事物中寻求"美",以朴实的摄影手法,产生强烈的视觉冲击力,用近摄、特写等手法,把被摄对象从整体中"分离"出来。而巴赞的“段落镜头“理论是保持新现实主义的手法和美学主张之后再延生的,它跟“蒙太奇”理论是相对的,巴赞希望电影摄制者认识到电影画面本身所固有的原始力量,他认为,解释和阐明含义固然需要艺术技巧,但是通过不加修饰的画面来显示含义也是需要艺术技巧的。我们把这些理论当作类型电影的元素用在了本片中,根据剧情用不同的技巧来处理,有些场是用“段落镜头”的方法拍的,强调镜头内部的调度。

“新现实主义是以平凡的题材表现形式美,在常见的事物中寻求"美",以朴实的摄影手法,产生强烈的视觉冲击力,用近摄、特写等手法,把被摄对象从整体中"分离"出来。”

《药神》开拍前您做了哪些技术测试工作?基于哪些技术原因选择了ALEXA系列摄影机? 

测试分两部分,一部分是技术层面的测试,就是机器性能之类的测试;另一部分是影像风格的测试。因为我是非常信任ARRI的,ARRI摄影机在稳定性、它的色彩感、宽容度、暗部的细节还有亮部的过度都非常好,而且我从开始拍数字电影以来就一直在使用ARRI摄影机。因为我之前的每一部戏都做测试,对ARRI的摄影机非常了解,《药神》这部电影在这方面并没有做过多机器的测试。影像效果方面做了一些镜头的测试和光效的测试,《药神》的年代背景设定处于2002年前后,它不像九几年有那么强的年代感可以把画面做得很复古,也不像现代戏可以把画面做得很新,在放弃一些光学质量不太好的老镜头之后,我选择了相对中性化一些的表达。 

《药神》是一个比较平实的故事,我觉得ALEXA的色彩非常真实,它色彩的感觉非常接近人眼观察到的景物,所以它特别适合这部电影。我非常信任ALEXA的宽容度和低照度,而且原来也用过很多次ALEXA来拍摄低照度场景,我非常清楚ALEXA的画面曲线在趾部的层次表现。有一场戏是程勇回神油店发现门被反锁然后撬窗户进去,于是他拿了一个手电筒去找吕受益给他留的电话。那场戏我只在屋顶用了一根非常小的LED灯管来提一些底子光,剩下的全部照明就是他用的那个手电筒。那场戏我印象中是把感光度调到了1280,光孔全开,这时候它的画面可能会有一点点极其轻微的颗粒感,但是画面的质感特别好。

“我非常信任ALEXA的宽容度和低照度。”

同时使用ALEXA XT以及ALEXA Mini是出于拍摄进度的考虑吗?有没有使用多机位拍摄?

是的,拍摄进度当然是要考虑的因素,但是选择多机位并不只是因为拍摄进度,而是因为我们这个电影的拍法不太一样。我跟导演在前期做了详细的分镜头,每天开会也会做机位图,但我们这个电影的拍法是通条拍摄,就是一场戏从头到尾不停机,演员一直演,导演也不会打断演员表演。所以这就要求我们同时用多机并且是肩扛的方式自由地去抓拍每个演员的表演,让摄影机参与到演员表演中去,把每个稍纵即逝的表演细节都捕捉到。

我个人也比较喜欢肩扛的拍摄方式,所以特别喜欢ALEXA XT。ALEXA XT跟AMIRA一样都是非常适合肩扛拍摄的摄影机,它们的人体工程设计是专为肩扛而设计的,虽然重量比ALEXA Mini重一些,但是肩扛的感觉是很不错的,以往我的电影基本都会有一些肩扛镜头。使用ALEXA Mini是因为我们这个电影中有很多拍摄空间都非常小,有一些蒙太奇段落也会拍一些斯坦尼康镜头,ALEXA Mini用起来会更加灵活。所以我们大多数情况下是一台ALEXA XT、一台ALEXA Mini双机同时拍摄,最多的时候拍码头追逐戏时还用了三台摄影机。

团队使用肩扛方式多机位进行拍摄。

您是如何跟灯光师合作的?M系列和SkyPanel经常用在哪些拍摄场景中? 

这次合作的灯光师叫大毛,虽然是第一次合作,但他是我合作过的灯光师中阅片量最大的。我非常惊讶的是把剧本发给他之后,第一次聊剧本时他就能想到很多我脑海中想到的电影,他非常清楚这个电影拍出来是什么样子 。在勘景和布景的过程中我们会对每个场景大概所使用的灯光、位置包括日常所使用的气氛都做非常深入的沟通,所以到拍摄的时候就特别顺利。但我们需要360度的拍摄,所以有一些角度的镜头在灯光造型上可能会有一些损失,所以也要一直边拍边调整。

我觉得这两款灯(SkyPanel和M系列)在整个灯光的发展历史上都是具有革命意义的产品,他们都是往小型化上发展,能提供非常多的便利性。

我们这次用的灯光主要就是ARRI的M系列和SkyPanel以及月亮灯。最大的情况会有一个ARRIMAX 18K,用在了码头夜景那一场戏,因为码头的区域非常大,所以用18K做了一个月亮灯铺底子光。其他的空间都比较小,用的是M90、M40、M18之类的灯。我是非常喜欢M系列的,比如神油店那个主场景,好多场戏都是在窗外用一个M90加一个柔光片就能提供非常好的主光,然后再用SkyPanel或者荧光灯做一点底子光就能形成非常好的光感。像张长林卖假药并打架那场戏,感觉窗外好像是用了很大的灯,但其实是M90、M40之类的灯。

在内景戏和外景戏我基本上都会用M系列做主光,它的亮度非常充足,又能提供日光光源,体积也很小,使用起来非常方便,所以我特别喜欢M系列。SkyPanel会被用来做一些人物的辅光,有时候加上柔光片后也能作为主光用,它最大的强项是它可提供的色彩和色温。比如酒吧的那个场景,色彩比较多,我就用SkyPanel的可控频率和可变色彩来做一些人物的主光和配光。那个酒吧有很多现代的镭射灯,它的色彩太艳丽了,还有就是天花板上的那些电脑灯的位置对于我们的表演来说也不是很合适,而且电脑灯的色彩打在演员身上会很奇怪,所以那场戏的灯光完全是重新设计的。

SkyPanel跟M系列的共性都是太方便了,它们的便利性非常高,对我们这个经常需要来回转景的组来说,这些灯非常节省时间。而且我觉得这两款灯在整个灯光的发展历史上都是具有革命意义的产品,他们都是往小型化上发展,能提供非常多的便利性。

“SkyPanel跟M系列的共性都是太方便了,它们的便利性非常高。”

这次录制的是什么格式的素材?《药神》的调色思路是什么样的?对ALEXA的素材质量以及后期创作空间有什么感受?

录制的是Opengate 3.4K(片门全开)的ARRIRAW格式,因为素材量的因素我曾经犹豫过还要不要用Opengate,但是这部电影几乎全片都在拍人,我希望人和环境有一个很明确的对比关系,所以我经常会放大光孔并用Opengate模式,其实也是为了想要多一点景深。整体的素材量也是非常大的,单份拷贝已经达到了280T,全部素材的总时长差不多是230小时左右,所以《药神》的片比是非常大的,很少有电影能达到这个量。因此,这次DIT工作也非常有挑战,不仅要管理素材、管理色彩,每天都要备份素材、给剪辑转码,DIT组基本上是所有人轮班倒休。

但是ARRIRAW的调整空间非常大,在后期的时候可以说是又给了我们一次创作机会。因为《药神》最终定下的方向是商业片方向,所以色彩会相对丰富。《药神》的色彩根据剧本四幕大概分为红、橙、蓝、白四个走向,但在拍摄过程中并不是每场戏能照顾到环境中的所有颜色和色对比,所以有很多色彩对比都是调色师在调色过程中创作出来的。ARRIRAW素材的宽度也完全不会在技术层面干扰到我的创作,基本上想到的就能达到,素材也没有经过进一步的降噪,在正片一些片段中我还稍微加了一点颗粒质感。一些典型的场景也会做一些色彩区别,比如印度部分的色彩就比国内部分的要更浓烈一些。调色工作开始前我会跟调色师先定一些典型场景,调几天后再调具体的细节,整体调完一遍之后再让导演提出意见,然后我们再进行修改。这次合作的调色师是画林映画的朴相洙老师,他在这个片子的调色工作中帮了很大的忙。

“ALEXA XT跟AMIRA一样都是非常适合肩扛拍摄的摄影机。”

我感觉ALEXA LF可能是ARRI这几年最有革命意义的摄影机。

通过这次拍摄,整体对ARRI的产品有什么感受?最近有了解哪些ARRI的新产品动态么?

我在2012拍的第一部电影用的就是ALEXA,到现在拍了七八部几乎就没有换过机器。拍第一部的时候ALEXA还要使用外挂录机,到后来又有了ALEXA XT、AMIRA、ALEXA Mini、ALEXA SXT,我非常关注ARRI的每一个产品,基本上都会第一时间去了解它们的性能。ARRI今年年初发布了ALEXA LF,我当时在香港拍戏没有看到,但4月份的时候我去美国NAB仔细了解了一下ALEXA LF,当时现场还有Signature Prime镜头和上妆的试拍模特。我感觉ALEXA LF可能是ARRI这几年最有革命意义的摄影机,也一定会在未来几年成为商业制作的主流。现在虽然有一些好莱坞大片在用ALEXA 65,但并不是所有的后期流程都有条件达到要求。而ALEXA LF是可以的,它不仅仅是大画幅,也提供了一个更大的分辨率,有更好的景深关系,会给导演、剪辑这些创作者提供更大的创作空间。而且我也很喜欢Signature Prime那组镜头,它的重量非常轻,而我又特喜欢肩扛拍摄,这一点会对我很有利,它的色彩风格我也很喜欢,感觉有点微微偏暖,画面很温润。

从影像技术的角度来看,您觉得大画幅算不算是一种视觉上的风格化?经过这次拍摄您有什么想要跟同行分享的心得?

我认为大画幅一定是一种新的视觉风格化,就像大约10年前胶片刚转到数字时,很多厂家的数字摄影机经历过一次混战,但其实当时都没有达到电影摄影师想要的色彩感。直到ALEXA出现,美国那些主流的摄影师像罗杰·狄金斯才开始转向数字,这就已经是技术对电影影像风格的改变。ALEXA LF相比之前的ALEXA XT,它的景深表现空间和画质都更好了,这是会直观反应在画面中的,对于创作者来说这是至关重要的。也许一项新技术刚出现的时候很多人对它没什么感觉,就像现在回看以前的胶片电影一样,但当大家习惯了新的影像之后,就会发现跟原来的区别是那么大,这种转变会引领着观众的观赏习惯。我现在正在准备下一部电影的前期筹备,具体情况暂时还不能公布,但会用ALEXA LF和Signature Prime镜头。

我现在也是新人,刚拍了几部电影,我是希望我的每部电影都是不一样的,我也会在每一部电影中都去做新的尝试。另外就是剧本方面,其实每个主创对剧本的理解都不会完全相同,都是从剧本中找到自己的创作空间。摄影所有的创作空间都来源于剧本,吃透剧本才能在每一部电影中找到独特的风格,而且我的观点是摄影师一定要藏起来,用摄影造型手段去辅助叙事,帮助导演讲故事。

摄影指导王博学

照片:Ying Li (7), DYING TO SURVIVE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