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RI影像修复研讨会聚焦多种修复难题

每年一度的ARRI存档与修复技术研讨会再次在ARRI的慕尼黑总部成功举办。在6月11日至12日的两天时间中,有来自世界各地的约170名嘉宾参与活动,讨论了数字影像修复业界所面临的各种挑战。所涉及的问题包括:在数字影像处理中如何保留胶片上的信息?经过数字修复电影在不同媒介的发行阶段,如何处理胶片颗粒?“原始”画面是由哪几部分组成的?修复时需要电影的导演和摄影师的参与吗?等等。

来到这里看到这些人处理以不同的方式处理这些历史资料,这感觉非常棒。

一如既往,研讨会分为两部分:在ARRI影院所进行的演示,以及在ARRI摄影棚进行最新的技术展示。来自苏黎世的公司“瑞士特效”(Swiss Effects)的与会者瑞迪·史克(Ruedi Schick)说:“来到ARRI存档技术研讨会,我感觉甚至都不用去参加NAB或IBC展览了,因为业界最前端的技术在这里都有展示。”

 

演示部分中,与会者可以了解到国际领先地位的专家学者所进行的项目,主题包括对色彩、颗粒、音轨和不同的胶片规格进行处理的方式。多位发言嘉宾的演示都展示了实际的修复案例,其中包括导演保罗·马丁(Paul Martin)的作品《幸运儿》(Glückskinder,1936年)和赖纳·维尔纳·法斯宾德(Rainer Werner Fassbinder)的作品《玛丽·布劳恩的婚姻》(Die Ehe der Maria Braun,1979年)。

研讨会首日的晚间,英国电影学院(BFI)的基隆·韦伯(Kieron Webb)放映了希区柯克1927年的经典影片《房客》(The Lodger)全片。这部电影是最近由英国电影学院使用ARRISCAN扫描仪进行修复的。韦伯评论说:“许多演示非常震撼人心,看到其他国家的不同修复机构的修复作品,也很有意思。”

湿片门不仅节省了我们大量的时间,更重要的是它解决了我们用其他方法无法解决的问题。

来自意大利博洛尼亚的L'Immagine Ritrovata修复工作室的嘉宾大卫·波兹(Davide Pozzi)展示了导演伊夫·阿勒格莱特(Yves Allégret)1949年黑色剧情片《如此美丽的小海滩》(Une si jolie petite plage)。他们使用ARRISCAN湿片门来清除难以处理的胶片损伤。“用湿片门扫描的时候,损伤几乎完全消失了,剩下的点可以用普通的数字修复工具来处理,”波兹说,“湿片门不仅节省了我们大量的时间,更重要的是它解决了我们用其他方法无法解决的问题。”

 

在摄影棚内的展示部分,胶片修复和存档业界的领导厂商展示了各种先进的硬件与软件工具。参展厂商包括:Blackmagic Design,Digital Vision,Front Porch Digital,HS-Art,The Pixel Farm,以及Sondor。展示在亲切友好的气氛中进行。

其中的一家公司是来自菲律宾的FPJ制片公司(FPJ Productions),他们即将安装ARRISCAN以及一系列存档用的附件。FPJ的杰弗瑞·索诺拉(Jeffrey Sonora)说:“我们选择ARRI因为它的品牌。以前我们拍电影时,我们就使用ARRI的摄影机和灯光设备,对我们来说ARRI就是高品质和高可靠性的代言人。我们将修复菲律宾国宝级电影人费尔南多·波因(Fernando Poe, Jr.)的电影,最早的可追溯到1961年。我们相信这些胶片的质量仍然很好,有些胶片的状态也不错。但是有一些则出现了弯曲、醋酸片基综合症、脆化还有其他的劣化。因此在菲律宾建立全面的存档工具非常重要。”

 

当谈到ARRI研讨会时,索诺拉说:“欧洲的胶片修复技术如此先进,ARRI对修复行业投入了这么多,这都让我非常惊讶。来到这里看到这些人处理以不同的方式处理这些历史资料,这感觉非常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