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尽失》使用ALEXA及M18镝灯

《一切尽失》是继2011年大获成功的《利益风暴》之后导演J.C.钱德尔的又一部作品,片中唯一的角色由罗伯特•雷德福饰演,几乎没有任何对白。雷德福孤身一人航行在印度洋上,游艇与废弃的集装箱相撞之后受损严重。在无法发出求救信号的情况下,他试图逃离一场迫近的风暴,但最后没能成功并不得不弃船,仅有一艘救生筏和所剩无几的补给,生存机会扑朔迷离。钱德尔再次联手《利益风暴》的摄影弗兰克·德马科,德马科使用ALEXA配合ARRIRAW格式及ARRI M系列M18镝灯拍摄该片,器材由ARRI美国子公司Illumination Dynamics提供。德马科与ARRI探讨了本片的器材选择及拍摄挑战。

ALL IS LOST trailer

ALL IS LOST, directed by J.C. Chandor, is a tense survival tale that features only one character, played by Robert Redford, and almost no dialogue. DP Frankie DeMarco chose to record ARRIRAW with ALEXA cameras and also made use of ARRI M-Series M18 HMI lampheads.

在给影片画面定调的时候你有没有和J.C.参考其他素材?

 

J.C.想让摄影机与雷德福时刻保持近距离,就好像船长的大副一样,总是跟在他身后患难与共。早先我们参考了影片《从海底出击》,镜头与主体非常近,我们都很喜欢这种手法。另一个用处很大的参考是影片《完美风暴》,因为J.C.说他就是不想拍出来这种片子。最有用的参考影片之一是波兰斯基的《水中刀》,影片结构非常简单,专注于表现角色之间的互动并保持镜头贴近主体,不过这部片子没有灾难元素。

你们是如何操作机器和运镜的?

 

受空间限制,我们很清楚船舱内的镜头必须用手持拍摄。我很擅长手持拍摄,所以操作主摄影机和手持拍照都是由我完成的。怎么拍雷德福在甲板上的镜头我们有过不同意见。我最先提议在一艘驳船上架设50英尺(约合15.2米)的Technocrane大型摇臂,配合遥控稳定云台,但是片方觉得这样超过预算了。我跟我的场务领班帕特·奥马拉(Pat O’Mara)讨论过沿着游艇边缘建造一块平台,问题是如果摄影机和雷德福一起在甲板上的话,画面会上下起伏,J.C.可不想让观众晕船。

We don't need any more resolution, we've got enough; what we need is the ability to render images and skin tones the way film has done so well.

我们又找到制片人安娜·格布(Anna Gerb),跟她说我们真的需要Technocrane大型摇臂。她后来跟租赁公司谈谈拢了一个相当划算的价格。有了大型摇臂就万事俱备,摄影机可以自由跟拍甲板上的雷德福,完全不用担心画面的晃动问题。不过我们还是想让影片看起来有一种手持拍摄的感觉,所以我特意在操作摇臂的时候让我的助理轻轻摇动竖轴,让画面有些轻微的起伏。

 

为什么选用ALEXA?

 

制片人好像都中了数字机的毒。我有些担心数字机能不能拍好明亮的水上外景,因为我们不可能在水上架蝴蝶布控光。我想保证从暗部到亮部的动态范围足够高,于是建议白天外景用胶片拍,其他镜头用数字拍。但是因为我们在墨西哥,把胶片发回美国处理的话比较耽误时间,用数字拍的话我们在拍摄现场就能处理和剪辑ARRIRAW素材。

拍摄《利益风暴》的时候我用了几种不同的数字机,感觉都不怎么样。色彩空间跟ALEXA比显得寒酸沉闷,所以这部电影我力推ALEXA。我们最后从租赁公司弄到了三台ALEXA,两台用于拍摄,留的一台备机从头到尾都没有用到。

M18表现相当出色,体积小巧而且功率大,打出的灯光质感非常棒。

使用ARRIRAW格式录制的重要性在哪里?

 

来自加拿大多伦多Spin VFX的鲍勃·门罗(Bob Munroe)是剧组的特效总监。他了解影片的后期会涉及到大量背景合成,比如风暴和天空。还有一些小地方需要后期擦除,比如室外水池边缘和海水的交界处总有几只鹈鹕,我们专门安排了人坐着高尔夫电动车朝这些鹈鹕扔鞭炮驱赶,不过就算没有这些鸟,这个交界处还是需要后期修饰的。鲍勃早早的就提醒我们要保证最好的画质和最高的分辨率以方便后期合成背景,所以我们就用了ARRIRAW格式,大家都非常支持这个选择。

在水上拍摄的过程中,你对ALEXA处理强光和高反差场景的能力满意吗?

 

我当然非常欣赏ALEXA的宽容度,高光部分的细节恰到好处。总的来说我非常感激ARRI为电影人和摄影师们带来了有着真正实用功能的ALEXA,其他摄影机制造商则是瞄准4K甚至更高的分辨率。分辨率对我们来说已经足够了,我们真正需要的是能媲美胶片的画面质感和肤色还原。ARRI制造摄影机已经有90多年的历史,他们是最理解这一点的。ARRI善于听取用户的反馈,在设计ALEXA的时候把重点放在了高宽容度和广色域。

 

我非常想在数字机上看到多层传感器,因为胶片有好几层,我觉得数字摄影机也应该如此。普通传感器要求精准的对焦,但多层设计的传感器应该更宽容一些,就像35毫米胶片一样,看起来更圆润,过渡更平滑。也许更重要的是多层传感器可以更接近胶片的物理构造,使得拍出来的画面更有深度。

你用了哪些镜头?

 

用了老款蔡司Standard Speed T2.1定焦组和新出的蔡司15.5-45毫米Lightweight Zoom轻量变焦。这款变焦镜头素质不错,光圈全开的时候边缘过渡很自然,和蔡司T2.1定焦组能很好的匹配。我和J.C.讨论过如何拍摄雷德福的面部,我不喜欢用看起来很假的柔化滤镜,于是我选择使用老镜头配合更柔和的灯光。我们跟鲍勃也谈过,因为我们并不是要让雷德福看起来年轻,但也不能让他脸上的皱纹和毛孔过于明显。纤毫毕现的新镜头可是毫不留情的,太多细节会让观众分心。

 

你用了ARRI M18灯具,感觉如何?

 

M18表现相当出色,体积小巧而且功率大,打出的灯光质感非常棒,可以当作直射光用,也可以做反射和透射。我之前用过M40,但是拍《一切尽失》还是用M18最多。游艇四周架设了漂浮的平台,水池内外都有,用M18这样小体积的灯就非常方便。有个场景是雷德福在船舱内读一本关于天文导航的书,我用了一支M18透过舷窗打光。由于游艇轻微的摇晃,你能看到这束“日光”在舱壁上下移动,看起来既自然又唯美,这也是我在整部《一切尽失》中的布光理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