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天注定》变形宽银幕

编剧兼导演贾樟柯——中国电影第六代导演的代表人物,刚刚完成了他的最新作品《天注定》。本片刚刚入选2013年戛纳电影节并参与金棕榈奖(Palme d'Or)最佳影片的角逐。他的长期合作伙伴,摄影师余力为使用ALEXA Studio和M以变形宽银幕拍摄了这部电影,同时也使用了ARRIRAW格式和Codex录机。近期,贾樟柯和余力为接受了ARRI的专访,分享了他们使用ALEXA拍摄的经验。

现在到了数码时代,因为有了4:3的感光芯片,有了新的变形镜头。又跟超35有竞争了。

ARRI:您是什么时候想拍这样一个电影的?

 

贾樟柯:我想做武侠片很久了。因为古装片肯定会去很多名山大川、名胜古迹的地方,如果你去到三峡、去到山西的大山里面,古人也会面对一样的山跟水,古代中国没有消失。然后我也接触到很多社会新闻,很多暴力犯罪都是为了挽回自己的自尊心。我觉得那些人特别像古人,武侠小说里那些人。我觉得山水都在,人可能衣服变了,但是处境没变,极端的压力没变,所以我想,为什么不用武侠片的方式来拍一个现代人的故事呢?我就调整了制作的计划,停下了古装片,开始做这个电影。武侠片以后还会拍的,它给了我一个崭新的灵感。

ARRI:所以您要做的是一部带有武侠感觉的电影,所以您选择了宽银幕和ALEXA?

 

余:其实在看到这个题材时,我们就在想选用宽银幕的格式,尽量用类型化的方式来拍,宽银幕也是很好的一个媒体,从电影历史的角度来说,宽银幕曾经是很好的类型化的工具,包括它景深的控制、画幅比例的特点,对类型化的题材有帮助。所以我们一开始就想用变形镜头,也能够最好地配合ALEXA的4:3感光芯片。

 

ARRI:您也借了我们的ARRI/蔡司Master Anamorphic 50 mm变形镜头的原型镜头,您有什么评价?

 

余:有段时间超35已经几乎取代了变形镜头,因为它特别方便、特别轻,成本也控制的好。现在到了数码时代,因为有了4:3的感光芯片,有了新的变形镜头。又跟超35有竞争了。我们在一些极端条件下用过了MA 50,例如赵涛在夜里行走的镜头,光线条件比较极端,它的大光孔发挥了不少作用。它的重量、大小都与传统的变形镜头有很大区别,确实是一个突破。

一系列动作,都是ALEXA M配合斯坦尼康拍摄的。那种流动感是出乎我的意料的。

ARRI:用ARRIRAW,您感觉如何?

 

余:因为ARRIRAW是4:4:4的采样,色彩还原特别好,包括宽容度,在高光处你能找回来的细节,它与之前的数码媒体有很大的区别。我们的外景有很多带山、带水的镜头,光线条件很难控制,因为有很大的宽容度,所以需要找回细节的时候能找回来。

 

有些厂家会追求很快的帧率,很高的“K”数,但是ARRI还是追求胶片的感觉,包括宽容度、色彩还原,其他厂家可能会牺牲了这些来追求别的。35 mm胶片经过翻几番,最后投放影院的大量拷贝实际上连2K都不足,以前是这样的。现在我们设定了2K这样一个标准,因为以我们的观影习惯,2K已经够你看的了,再高是有点浪费了。ARRI摄影机的优点还是在于它的宽容度和色彩还原,尤其是对人的肤色的还原上,不可能再好了,完全是跟胶片匹配的。

ARRI:你们用的是一台ALEXA Studio,一台ALEXA M?

 

余:导演要求我们有很多流动性,在斯坦尼康上的镜头,M主要是放在斯坦尼康上做第二台机器用。因为变形镜头加上ALEXA Studio,放在斯坦尼康上实在太重了。摄影师的腰带都断了。

 

贾:因为我们要让机器动起来捕捉一些细节,比如有一场戏是男演员在一个很小的房间里,走到衣柜里去拿出枪、押上子弹,一系列动作,都是ALEXA M配合斯坦尼康拍摄的。那种流动感是出乎我的意料的。

 

ARRI:您的工作流程是怎样的?

 

余:现场我们给导演看的是709、非压缩的画面,能够大概看到是一个什么状态。我们一般备两份在硬盘上,一份交给剪辑,一份交给公司保管。

 

贾:我们有专门的数据管理员,他会在现场找一个方便的地方,如果野外的话会在车里。非常顺利。

 

余:我们有太多野外的戏,不可能在附近的宾馆里。后期剪辑我们用的是用709的查色表套进ARRIRAW文件去,给导演进行剪辑看,确实挺快的。白天拍,晚上就可以检查。Codex记录单元对我们来说是比较方便的,因为它不需要一个庞大的外置工作站。而且现在新的XT型号可以把Codex直接装在机身内,就更方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