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上的ALEXA

ALEXA之风已经席卷全球电影业。而最近,塞尔维亚首部用ALEXA拍摄的电影也将于年内上映。《冰》(Ice)表现了20世纪70年代塞尔维亚乡村所发生的社会变革,从而体现了塞尔维亚传统的价值观、风俗,以及这片土地的和谐宁静。这部电影由反差工作室(Contrast Studios)出品,叶伦娜·巴依奇·约契奇(Jelena Bajić Jočić)执导,她的丈夫同时也是摄影师的普雷德拉格·约契奇(Predrag Jočić)掌镜。拍摄使用的ALEXA摄影机由贝尔格莱德的全媒体服务公司Media Plus提供。这部电影在Mac上完成剪辑之后,又被送回到这家公司进行后期调色工作。

这是我们第一次用使ALEXA摄影机进行拍摄,就马上成为了它的粉丝,因为它为我们的拍摄提供了如此多的选择。

ARRI:这部电影的历史背景是怎样的?在70年代时塞尔维亚乡村发生了怎样的变革?

 

叶伦娜·巴依奇·约契奇:《冰》是一部有关失去快乐的电影——讲述了梦想、恐惧、无常、自然法则,以及人无力改变自己的命运。故事发生在一个名叫拉多姆耶(Radomlje)的村子里,坐落在舒马迪亚地区(Šumadija,也就是后来的南斯拉夫)。故事情节主要围绕一个名叫米利沃耶(Milivoje)的年轻人,他与他的母亲和祖父母一起生活。影片中的几个人物形象代表了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典型的塞尔维亚农村家庭,那个时代由于人员稀少,整个村子几乎都消失了。虽然《冰》表现的是一个典型的塞尔维亚故事,但是它所展现的对生命、爱情、诚信、公平、荣誉、尊敬和自尊的价值观是可以跨越国界,具有普世意义的。

 

ARRI您在这部电影里追求的影像风格是怎样的?

 

叶伦娜·巴依奇·约契奇:剧情跨越了三个时代:现代、70年代中期、以及60年代中期,因此我们希望在影片中呈现出这三种不同的画面风格。片中最重要的部分是70年代中期,我们为它设定了一种柔和怀旧的基调,中等的反差,暖调,色彩艳丽饱和。而60年代则是主人公最为悲剧的一个时期,所以我们为它设定了稍微过曝,消色和高反差的基调。

ARRI当时为什么会选择ALEXA?

普雷德拉格·约契奇:由于这部片子80%的戏都是外景,所以我们要找的摄影机必须让我们在反差和光圈上有极大的选择权,它的色彩还原一定要漂亮,才能捕捉到塞尔维亚中部地区的秀丽风光。经过几轮测试之后,我们选择了ALEXA。由于我是自己操作摄影机,所以必须要选择一部操作简单,能快速上手的机器。拍摄中我需要经常变动快门角度,一直调整曝光。ALEXA几乎能够满足我拍摄这部影片的所有需求,我对此非常满意。此外,在我们后期工作中,ALEXA摄影机的许多其他功能也再次向我们证明当初的正确选择。

ARRIALEXA 是如何胜任全部外景拍摄的?

叶伦娜·巴依奇·约契奇:去年夏天的天气一直很热,而我们几乎每天都要进行拍摄。ALEXA即使在最热的环境下也非常容易使用。片中最重要的一场戏是一场收割小麦的戏——米利沃耶和他的母亲用镰刀手工割下并拾起庄稼。这场戏开头时天气还风和日丽,但是很快乌云就遮天蔽日,紧接着就是狂风骤雨,冰雹把庄稼全砸毁了。米利沃耶没有放弃,顶着暴雨,争取收到尽量多的小麦。这场戏拍了七天,我们用了各种特效来制造狂风、暴雨和冰雹。我们甚至动用了一架直升机来制造暴风雨,使整个剧组的人都湿透了。而即使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ALEXA仍然表现的非常出色,而且异常可靠——我们从来没因为 ALEXA而耽误过拍摄进度。

ARRI:剧组的工作人员认为ALEXA方便吗?

普雷德拉格·约契奇:许多塞尔维亚的租赁公司都有ALEXA摄影机,每个摄影师的第一选择几乎都是它。我的同行和助理们对这个机型已经非常熟悉了,因为他们之前拍摄的很多广告都是用ALEXA完成的。而《冰》是第一部用ALEXA拍摄的塞尔维亚电影。我的整个摄影组都非常棒,他们帮了我很大的忙,我很快也掌握了ALEXA的功能和性能。它给我留下的最深印象是——调节帧率和快门叶子板开口角度非常方便,幸亏有它我们才能快速的拍到收割那场戏中的雨和冰雹,并且效果非常明显。当然它的超大动态范围也给了我很大的创作空间。

许多塞尔维亚的租赁公司都有ALEXA,几乎每个摄影师的第一选择都是它。

ARRI有没有夜景或者其他考验ALEXA 感光度的低照度环境?

 

叶伦娜·巴依奇·约契奇:我同意摄影师的观点,就是尽可能的用自然光进行拍摄。整部电影所用的灯光器材非常有限,收割那场戏甚至连一盏灯或反光板都没用。夜戏内景拍摄时,我们仅用了通常只被当作画面点缀的老式煤气灯作为主要照明用具,因为它们的光线非常温暖、亲密,同时又很真实,这正是我想要的气氛。而只有ALEXA才能在这样的环境下进行拍摄。

ARRI你们觉得以ProRes这种格式录制,工作效率高吗?

普雷德拉格·约契奇:过去的七年里我们做过许多非常大的项目,我们的制片公司聚集了一群实力强大又充满激情的同事。我们的技术组员也非常出色,尽管这部影片是我们第一次用ProRes格式来工作。

斯蒂芬·马利克(Stevan Maric)是塞尔维亚最好的剪辑师之一,也是我们这部电影的的主剪辑师。我们先将素材以ProRes 4444 Log C格式录制在ALEXA机身内的SxS PRO卡上,然后直接传到一台Mac上,再用Final Cut Pro 6进行剪辑。剪辑的过程中我们发现ProRes是一个非常稳定、可靠的格式,尽管我们在后期调整阶段才真正认识到它的强大。为了在视觉上区分故事的三个时期,我们用达芬奇(Da Vinci)调色系统创建了三个不同的画面风格。此时我们才切实感受到ProRes的质量和留给后期的空间。现在我们正在做输出到35 mm胶片的实验,到目前为止进展顺利,但最终效果要在2012年10月10日贝尔格莱德的首映时才会为观众呈现。

注:鉴于某些文中出现的片名、公司名、人名等暂无正式中文名称,故暂时使用来自互联网的中文名称,或者自译为中文名称,以方便读者进行阅读。若日后出现正式名称,则以正式名称为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