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拍摄印度谍战影片

导演舒吉特·瑟加(Shoojit Sircar)的新片《悍战谍影》(Madras Cafe)是一部关于印度情报部门特工的影片,背景设置于80年代末90年代初。就在印度和平力量撤退之后,某特工被派去斯里兰卡,执行秘密破坏内战反动势力的任务。深陷混战与政治阴谋之中,他遇到了一名英国记者,并化解了一场刺杀行动。本片由摄影师卡玛里吉·耐基(Kamaljeet Negi)使用ALEXA拍摄。拍摄地包括马来西亚、泰国、伦敦和印度。最近耐基接受了ARRI的专访,分享了他的拍摄经验。

MADRAS CAFE trailer

Set in the late 80s and early 90s, director Shoojit Sircar's film MADRAS CAFE centers on an Indian intelligence officer who is sent to Sri Lanka to covertly disrupt rebel activity during the civil war. Captured with ALEXA, MADRAS CAFE was shot in Malaysia, Thailand, London and India by cinematographer Kamaljeet Negi.

您这次选择摄影机时,主要考虑的因素有哪些?

 

由于这个故事的主题和拍摄地位置等因素,我们希望创造出一种黑暗、充满颗粒,并且真实的影像来让重建那个时代,而不是让画面看起来太多“年代感”。我喜欢简洁的东西,这也是从我的导师布莱恩·图法诺(Brian Tufano, BSC)身上学到的,并且我一直将这一点在牢记在心。因此我对这部影片的想法是尽量记录纯粹、干净的画面。

 

我曾经喜欢的摄影机是ARRIFLEX 435或者235,但是对这部影片的要求来说,数字摄影机是更切合实际的选择。我们用过了许多数字摄影机,但我最终选定的还是经典款的ALEXA。我们的时间有限,而且计划使用的是自然光。ALEXA允许我们在不同的地点拍摄时能够保持较快的节奏。800度的感光度也让拍摄变得更加容易。我对ALEXA非常信任,所以我们才选择了它,它在极端环境下的表现如此出色。我们也很喜欢它的宽容度。

您所说的极端环境具体是怎样的?

 

ALEXA——还有我自己——一起处于一些照度极低的环境下,无论是外景还是内景都是如此。有马德拉斯有一场戏,是发生在他的藏身处,光线非常昏暗。画面中的黑色感觉是优雅的,亮部高光很漂亮。另一个低照度的例子是发生在监狱牢房的一场戏,两名情报官员在审问犯人。我有一颗6K的镝灯从牢房的小窗户照射进来,再加上一个反光板。画面是一个低调的气氛,而暗部的细节也还都在。这是这部片子中用光最出色的场景之一。

 

片中还有一场戏,我们的主人公受了伤,正在恢复中,此时印度情报部门的长官前来见他。我们再次使用了一颗6K镝灯从窗户里打进来,但是这次我们做了一个很强的逆光,还有地板上的眩光。内景是全白色的,我们希望保持这种白色,同时阴影中还有一点蓝。最终得到的画面看上去很漂亮,亮部细节在过曝之前的层次分明,观感出色。

 

您使用的录制方案是怎样的?

 

我们预计视觉特效工作会很多,因此我决定使用最好的输出画面,也就是用Codex Onboard录机录制ARRIRAW文件。[那时候能够机内录制ARRIRAW的ALEXA XT/XR摄影机尚未上市——编者注]。大部分时间我都在用变焦镜头手持拍摄,所以加上录机的全套装备还是比较重的。我询问了普拉萨德公司(Prasad Film Lab)有没有什么其他方案,它是我们的设备租赁商,他们建议我们使用Gemini录机,一个精致的小家伙。我们还用ProRes录制拍了很多镜头。

为什么您常用的是变焦镜头?

 

我事业起步的时候,常用High-Band和Beta摄像机拍电视电影和纪录片。在《悍战谍影》中,为了捕捉到那种粗糙的质感、打斗场面,还有故事情节,我感觉我应当回到那些基本的、能帮我建立起那种视觉上的动感的元素。这也是为什么我选择了是Optimo变焦镜头。除了它,我还常用ARRI Ultra Prime镜头,我很喜欢它们,也用了相当久的时间。

我对ALEXA非常信任,所以我们才选择了它,它在极端环境下的表现如此出色。我们也很喜欢它的宽容度。

您是如何看样片的?

 

拍摄期间我们没有多少时间来看样片。我们建立起了一整套流程,拍摄,然后从现场发送到孟买。然后我们的素材才开始变得易于整理。每天收工后我都会检查一下所有的素材在硬盘上的状况。无论取景还是回放,大部分时间我都在用摄影机上的取景器来观察画面。坐在监视器前对我来说是不太可能的,所以我们靠的是经验和信心。

 

后期制作流程是怎样的?

 

我们用ProRes的.mov文件进行离线剪辑,然后进行离线文件回批,并在普拉萨德公司由调色师基兰·克塔(Kiran Kota)进行调色。我们使用Baselight软件,如同我的第一步影片《精牌大丈夫》(Vicky Donor)一样,调色过程非常顺利。我们还把DPX输出文件拿到Scrabble公司进行DPC处理。我最初以为流程会与做预告片的时候相同,但不幸的是,我没有最终的控制权,这也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尽管如此,我还是在做数字拷贝前的最后一刻做了一点修改。另外还做了一些胶片拷贝,画面看上去很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