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ARRI影像文献工作室大会成功举办

第三届年度ARRI影像文献工作室大会于2012年6月19至20日在ARRI的慕尼黑总部举行,吸引了世界各地的130余名业界胶片修复专家。两天的时间内举行了多次研讨会和修复影片展示,共计有15名专家发言,内容涵盖了从胶片保护到影像修复等多个议题。除了珍贵的历史影片资料保存,会议也展望了现今影片日后的保存问题,以及数字文件格式潜在的寿命问题。

ARRI影像文献工作室大会与他人分享经验,是创新和动力的源泉,不断提升着我们工作的质量。

研讨会在ARRI影院举行。同时,多个代表了行业领先技术的制造商与软件开发商也在现场搭建起了一个ARRI电视演播室,为与会者扩展了更深层次的网络空间,独一无二的双重结构结合了现场会议与演播室中的上手操作。许多与会者已经是第二或第三次前来参加会议了。

 

Cinecittà Digital的法布里齐奥·卡拉罗(Fabrizio Carraro)说;"胶片正在成为历史文物,能够做这项工作,其实就是在拯救文化和历史。这也是我看到的人们能够有热情和动力来到这次大会的原因,他们中有与会者,也有ARRI员工。我很乐意看到这项修复的成果,以及讨论修复的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在ARRI影像文献工作室,能够有这样的机会来比较和测试影像修复的最新科技成果,才能够做出最明智的选择,与其他人分享我们的经验。这里是创新和动力的源泉,不断提升着我们工作的质量。"

大会允许技术开发者详细演示他们的最新产品。法国电影修复公司CNC的丹尼尔·波恩斯坦(Daniel Borenstein)就此说:"工作室独一无二又非常有趣。不像博洛尼亚或者FIAF大会,这里更多是围绕着技术,而不是电影。要关注点也更多的是技术和技巧,而不是电影史。我甚至打算明年自己也要发言了!"

看看业界的最新动态,看看他们又是如何解决问题的,这些都很吸引我们。

要处理这些脆弱的胶片材料,要面对的不仅仅是技术问题,同样还要艺术上的考虑。已经丢失的画面,我们用数字技术要填补到什么程度?如果现今留存的版本只是一部分拼接而成,或者翻印而成,那么原始的影片应如何呈现?如果原始负片已经遗失,那么修复时以什么作为颗粒结构的基础?诸如此类的问题,伴随着屏幕上的画面,一直在启发着与会者进行激烈的讨论。

 

安妮克·科罗斯(Annike Kross)来自EYE电影研究所,这也是荷兰的国家电影资料馆,那里存有数量巨大的胶片影片。她说:"我们的馆藏片目可以追溯至20世纪初,所以我们有许多无声电影和脆弱的硝酸片基胶片。我们也有自己的数字修复部门。来看看业界的最新动态,别人可能也会遇到与我们同样的问题,看看他们又是如何解决的。还能够见到软件的开发者,见到最新版的影像修复软件。这是个结识许多新人的好地方。所有这些都很吸引我们。

参加ARRI工作室大会可以让我们看到别人的工作,开阔眼界。

一些电影文献资料馆的修复部门规模并不大,然而他们也同样没有缺席,并且从规模更大的同行处学习经验。奥地利电影资料馆的阿德里安娜·诺费艾罗(Adriana Noviello)解释说:"我们的修复部门比较小,目前与奥地利的其他两家公司合作,修复一些业余和实验电影,不过也有修复外面客户的电影。对我们来说,参加ARRI工作室大会可以让我们看到别人的工作,开阔眼界。也能让我从日复一日的工作中跳出来,与大公司、大机构的工作做个对比。我们正在开始做第一部长片的修复工作,所以我们希望来这边学习之后,能够做到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