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色魔盒

 《大侦探波罗》是ITV在1989年首播的一部广受欢迎的英国电视剧。这部电视剧忠实于阿加莎·克里斯蒂(Agatha Christie)原著的小说和短篇故事,讲述了关于一位风度翩翩、恼人却又才华横溢的比利时侦探赫丘勒·波罗(Hercule Poirot)的故事。这部剧最初是以16毫米胶片拍摄,并转制成标准清晰度电视播出。如今这六季剧集正准备使用数码技术修复转制成高清视频播出,于是ITV Studios全球娱乐就将这个任务交给了伦敦JCA公司。供职于JCA的业务总监马特·鲍曼(Matt Bowman)与ARRI News谈起了ARRISCAN和ARRI湿片门(ARRI Wet Gate)在这一过程中起的重要作用。

有一个例子可以说明我们必须使用湿片门的原因:一些胶片的右边被严重划伤了,直接影响到画面中人的肤色;而湿片门巧妙地解决了这个问题,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ARRI News你们是专门为存档和修复工作而购买的ARRISCAN吗?

 

马特·鲍曼:数字修复是我们关注的一个市场。我们过去常常提供这种类型的服务,将胶片转磁并传输到HDCAM-SR磁带,然后再转换成DPX序列。但是客户变得越来越挑剔,他们还需要数据备份文件——这种需求促使我们开始慢慢转换到扫描的工艺。

 

我们的客户给我们的期限非常紧。在过去的修复工作中,我们通常需要用好几周的时间来做一部片子。但是当我们与ITV Studios全球娱乐讨论《大侦探波罗》的修复工作时,我们才明白我们是有播出时间表的。因此,我们必须不停地追着流程走,每周必须从A卷B卷剪接的底片中做出50到60分钟的节目。最终的结果是我们决定购买一台扫描仪,这样我们就可以用同一条胶片做各种测试。

 

ARRI News您为什么选择ARRISCAN而不是其他扫描仪?

 

马特·鲍曼:这是由胶片性质决定的,由于16mm胶片的A卷B卷连接处不太牢固,所以当它经过片门的时候可能会出现各种问题。我们喜欢ARRISCAN是有很多原因的,比如我们喜欢它的设计和外观,它所获的奖项,还有我们非常喜欢它的ARRI湿片门(ARRI Wet Gate)。但是ARRISCAN的最大的优点,是它处理连接部分的方式,处理得非常均一。而如果用其他扫描仪,我们则要人工处理每一集的上千个连接处,非常麻烦。但是有了ARRISCAN,我们只需要做了一个修复平板,然后将它应用在所有连接处就可以了。这节省了我们大量的时间。

ARRI News面对这样紧张的时间表,你们是如何准备的?

马特·鲍曼:我们最早做的是1993年的《夏普的步枪》(Sharpe's Rifle),是同一个客户的片子,但那是为蓝光盘的发行而赶时间,而非播出时间表。那次起我们开始重新整合工作流程,提高效率。这也为我们做55集的《大侦探波罗》做好了准备。我们必须证明我们在不妥协质量的基础之上,速度能有多快,因为ITV Studios全球娱乐的要求是非常苛刻的。我们以Super 2K的格式进行扫描,再下边换成2K进行数字修复,我们藉此保证画面的质量水平。

ARRI News在这样紧张的进程表下,损坏的胶片是否会扰乱你们的进度?

马特·鲍曼:这确实非常棘手。你在看到实际画面之前,永远不会知道你得到的是什么。因此接手这样一个时间表是很需要胆量的。画面丢失是有过先例的,例如某一集因为获了奖,底片被取下来送去展映。如果这些镜头找不回来,材料就不完整。最差的情况是,你要把标清的磁带素材上变换到高清来填补空白。我们还遇到过物理损坏,例如画面在正中央完全被撕裂为两半。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就需要将它拼起来,粘好,稳定画面并且整理干净。

ARRISCAN的最大的优点,是它处理连接部分的方式,处理得非常均一。

ARRI News你是用 ARRI湿片门做这项工作,还是使用其他的除尘工具?

 

马特·鲍曼:湿片门不是我们的标准配备。我们要等看到胶片之后才能决定,因为这项工作太特别了。如果我们发现有湿片门能够比普通片门效果更好的地方,我们会同客户去谈。尽最大可能保护素材,并且保证每项工艺都经过客户的允许是我们的职责。在《大侦探波罗》中有一个例子可以说明我们必须使用湿片门的原因:有一些胶片的右边被严重的划伤了,直接影响到画面中人的肤色表现;而湿片门则巧妙地解决了这个问题,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我们也为ARRISCAN配置了红外线功能[柯达数码ICE技术],并且我们一直也在用它。我们稍微降低了扫描的速度,以便能得到污点的位置,之后我们直接将它输入到数字修复的区域。积累了这些经验后,我们现在已经很了解什么样的胶片能修复,什么样的不能修复,因为用了红外线之后你必须对高光非常小心。与其他任何器材一样,这个组合的能力限制就是操作者的眼睛以及他的技能。

ARRI News修复的时候,你们还遇到了哪些其他挑战?

马特·鲍曼:在这部电视剧拍摄的年代,常规做法是先将胶片画面转换到磁带,再在后期制作特技画面。也就是说我们必须重新做这些特技,因为它们在底片上根本不存在。一件需要特别注意的事情是,要谨慎处理这种触及到电视剧核心历史价值的地方。如果电脑特技画面非常多,而又没有在合适的分辨率下的特技模版,那么重新制作视觉特效就会非常昂贵。这也是为什么他们会选择《大侦探波罗》这样的剧集,因为其中的视觉特效并不多。

ARRI News:原本的画幅比例得到保留了吗?

马特·鲍曼:《大侦探波罗》是用16mm格式拍摄的,而非Super 16。画框内没有多余的宽度,因此我们就保留了原本4:3的画幅比例。我们做过的其他16mm节目都是后来拍摄的,那时候Super 16已经成为主流了。Super 16则非常接近16:9高清晰度电视广播的画幅比例。

ARRI News再谈到数字修复的方面,当16mm素材转换到高清晰度视频时,需要做些什么?

马特·鲍曼:需要经过许多工序。第一步当然是需要把素材扫描,然后重新组接,之后我们再用红外线进行自动除尘处理。接下来我们设定了一个无损的自动流程,按照场景排列起来,形成一集完整的节目,并创建一个列出每个镜头处理程度的EDL列表。当自动过片完成审查后,我们就开始将那些不能自动选取的素材手工挑选出来。经过一遍预览,我们的修复组长就会将需要特别修复的问题片段交给高级技师,他们用各种软件来重建损毁的画面。

最后,我们使用ARRI Relativity软件(现在是Cinnafilm里面的Dark Energy)处理颗粒,坐下来和客户一起找出最好的设置。事实上我们做的工作是将16mm胶片的颗粒移除,再加入35mm胶片的颗粒。这样做能够让视觉观感更加舒适,并且保留了画面细节。有些《大侦探波罗》的蓝光影碟的观众评论非常好,观众反映比其他的修复版本的观感要好许多。

ARRI News在修复了55小时的素材之后,你们的工作人员一定都成了《大侦探波罗》的专家。

马特·鲍曼:非常幸运的是,《大侦探波罗》是我们首席修复师最爱的电视剧。这个项目结束后,我们把30个人带出来公司一起吃饭,他打扮得跟赫丘勒·波罗一样。所以说我们是《大侦探波罗》的骨灰级影迷,一点也不过分!

ARRI News你认为这个项目的成功能促使大家修复更多的经典胶片电视剧,并且再次以现代的发行手段播出吗?

马特·鲍曼:我当然希望如此。我在伦敦经营一家洗印厂很多年,那时候我们每天晚上都要冲洗15集用Super 16格式拍的电视剧。所以要重新转制成高清视频的话,胶片电视剧库存的数量是非常大的。还有一件人们都忘记了的事情,那就是还有大量的35mm胶片电视剧没有被转换过。Super 16在20世纪80和90年代非常流行,但是在60和70年代,电视剧则是用35mm胶片拍摄的。

此外,用磁带录制的节目在源头就不够清晰,但是用胶片拍摄的东西则保留了能够满足高清视频系统的分辨率。修复广受欢迎的电视剧比拍摄新的影片要划算得多,因此我们也看到了ITV、还有其他电视台的广阔前景。他们都开始回去仔细翻看库存目录,因为电视台需要大量的高清节目,而他们又不可能去新制作那么多节目。所以打开过去片子的仓库是最便宜而又最高效的办法,而且你已经有那么多现成的粉丝了。

ARRI NewsJCA公司还做过什么其他修复项目?

马特·鲍曼:目前我们在做很多不同的项目,也有很多令人兴奋的东西出现。最近我们在为Film4做许多经典英国电影的修复工作,包括《奏出新希望》(Brassed Off, 1996年)和《丽塔,苏还有鲍勃!》(Rita, Sue and Bob too!, 1987年)。

注:鉴于某些文中出现的片名、公司名、人名等暂无正式中文名称,故暂时使用来自互联网的中文名称,或者自译为中文名称,以方便读者进行阅读。若日后出现正式名称,则以正式名称为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