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盟军夺宝队》拍摄揭秘

《盟军夺宝队》由乔治·克鲁尼(George Clooney)导演并参与制作及编剧,他本人也在影片中饰演一角。故事讲述一支同盟国小分队在二战末期夺回被纳粹掠夺的珍贵艺术品。影片由哥伦比亚影业及巴伯斯堡制片厂联合制作,大部分拍摄工作在德国完成。ARRI柏林租赁部门向片方提供了摄影机,ARRI影视部门则提供了后期制作服务。摄影师费顿•巴巴迈克尔(Phedon Papamichael,ASC)同时使用了ALEXA数字机,ARRICAM胶片机及变形镜头和Master Prime定焦镜头。他最近曾作为嘉宾出席了ARRI在柏林国际电影节期间举办的活动,在此他向大家分享了影片的制作经历。

THE MONUMENTS MEN trailer

THE MONUMENTS MEN, directed by George Clooney, tells the story of an Allied platoon tasked in the closing stages of WWII with finding and saving artworks stolen by the Nazis. Cinematographer Phedon Papamichael, ASC, worked with both ALEXA digital and ARRICAM film cameras, and also combined anamorphic lenses with Master Primes.

你为什么要在《盟军夺宝队》中混用胶片机和数字机呢?

主要是因为我们有比较多的日间外景镜头。对ALEXA和柯达Vision 3 5219胶片进行对比测试之后,我、乔治·克鲁尼和制片人格兰特·哈斯洛夫三人都认为35毫米胶片对于一些涉及到明亮天空、白烟和雪景的镜头会显得有优势。胶片看起来可以更好的还原这些画面,不过这个主要是乔治·克鲁尼从艺术角度作出的决定,我自己觉得两者区别并不大。

 

混用两种格式有没有造成任何技术或调度上的困难?

我们在慕尼黑与乌兹(弗洛瑞安·乌兹·马丁Florian Utsi Martin ,来自ARRI影视服务部门)一起做了大量测试。在数字素材上加入胶片颗粒来匹配原始胶片素材,我觉得效果很好。当然从刚开始我们就认为混用两种格式可能比较有挑战性。不过乌特·巴伦(Ute Baron)以及柏林整个ARRI团队帮我们成功实现了。另外我的剧组都很善于在两种格式之间快速转换,所以片场没有出现过任何时间延误。我们在片场同时安排了一位装片师和DIT技师,因为数字机和胶片机经常会在同一天用到。影片大概有60%使用数字拍摄。所有日间外景都是用胶片拍摄的,而夜间外景,夜间内景和大部分日间内景都交给ALEXA完成。

你选用了ARRICAM Lite43比例感光件的ALEXA Plus,对这两部摄影机你有什么感受?

ARRICAM Lite很好用,片中很多斯坦尼康及手持镜头它都表现出色。因为我们拍变形格式,4:3比例感光件的ALEXA当然是必须的。录制ARRIRAW格式效果非常好,画质相当高,和胶片素材混剪没有一点问题。这两部机器都很实用,承托设备和附件同样也是如此。拍摄从来没有因为混用几种格式和不同镜头组而出现问题。

因为我们拍变形格式,4:3比例感光件的ALEXA当然是必须的。我们采用了ARRIRAW录制,效果非常出色。

为什么要混用变形镜头和普通镜头呢?

我们使用了Hawk Plus,V-Plus和V-Lite变形镜头,不过我感觉这些镜头焦段的广角端画面边角锐度衰减比较明显,所以拍远景画面的时候我换用了Master Prime定焦镜头。这样做对于拍摄人群的全身镜头特别重要,我不想让人物的腿部或者站在画面左右边缘的人物显得太模糊。所以必须要保证包括边角在内整个画面的清晰度,看完测试片之后,我在开拍前一周做了决定,选用18毫米,21毫米和27毫米焦距的Master Prime定焦镜头。

 

使用最大光圈T1.3的Master Primes定焦镜头另一个好处就是拍摄夜间外景可以让进光量更高一些。就是说我可以开到T2.8甚至更大的光圈,而用Hawk变形镜头的时候我得尽量避免使用大过T4的光圈,因为画质牺牲很大。Master Prime定焦镜头即使光圈全开都没事。

混剪变形镜头拍摄的画面和普通镜头拍摄的画面有没有出任何问题?

特效总监安格斯·比克顿(Angus Bickerton)在前期制作的时候对Hawk变形镜头的光学特征进行了采样。后期可以将这些特征加入到非常锐利的Master  Prime定焦镜头画面上。混剪的时候就看不出来什么区别了。我觉得我们不仅做到了光学特征的一致性,而且还完美匹配了数字和胶片素材。最近我跟我的调色师斯齐普·金伯在伦敦完成了数字中间片,整体看起来非常流畅。我们都认为观众很难在数字、胶片,Master Prime定焦镜头和Hawk变焦镜头画面之间看出任何破绽。

 

影片杀青后你试用了新品ARRI/ZEISS Master Anamorphic变形镜头,你感觉怎么样?

这组镜头非常棒。我的印象是画面锐度惊人,没有任何变形镜头常见的锐度衰减和畸变。当然很多人故意追求那种变形镜头的畸变效果,我也知道Hawk变形镜头受很多人追捧。不过我觉得Master Anamorphic变形镜头不仅锐度高,而且还能保持整体画质的一致性,画面边角都丝毫不打折扣。它的眩光也不像其他变形镜头,看起来跟Master Prime定焦镜头是同一种风格。

 

我的感觉是必须保证尽可能高的画质,柔化某些元素或是加入畸变和眩光都可以放到后期去做,前期的画质要保证最好。因为这个原因,如果当时就上市了的话我肯定会选用Master Anamorphic拍摄《盟军夺宝队》,我非常期待能在下部影片中用上它。

你在片场拍摄的时候有没有为后期制作提供便利?

只要是我们用35毫米胶片拍摄日间外景的时候,DIT技师约书亚·伯科维茨(Yoshua Berkowitz)总会带一台ALEXA用静帧拍摄功能为每个场景拍张照片。这些照片给来自ARRI影视部门的每日素材调色师斯蒂芬·保罗提供了调色配光的参考。我们选用ALEXA而不是普通照相机来拍照片,这样一来所有色彩信息和其他画面特征就能直接与数字素材匹配了。

使用最大光圈T1.3的Master Primes定焦镜头另一个好处就是拍摄夜晚外景可以让进光量更高一些。

你对ARRI柏林公司提供的服务感觉如何?

整个合作非常顺畅,ARRI租赁部门的团队非常善解人意,在预算不宽裕的情况下让整个工作流程十分轻松。我很感激他们提供这么多器材,这种混搭的拍摄方式是乔治·克鲁尼本人的意愿,靠着ARRI的协助我帮他实现了这些想法。所以真是太感谢ARRI柏林租赁部门了!

 

另外,ARRI影视部门斯蒂芬初调的所有每日素材我也非常满意。在我做最后的数字中间片的时候起到了很大的参考作用。画面整体很连贯,正好是片场我跟约书亚打造的那种风格。整个拍摄过程没有出现任何延误和意外。甚至剧组在转战英格兰的时候都一直把素材发回柏林的后期部门。

 

最后我想说,我在柏林的拍摄经历非常美好。这部影片绝对能算一部好莱坞大制作,制片人和导演也都是拍高水准作品的,大家没有丝毫失望,都表示相当满意。这次是与顶尖国际团队的一次完美合作,我非常享受与这些多国背景的剧组成员共事,其中包括来自巴黎的A机摄影大助吕克·帕莱特(Luc Pallet),来自柏林的B机摄影大助拉尔斯·里赫特(Lars Richter),一位名叫亚利桑德洛·布莱姆比拉(Alessandro Brambilla)的意大利籍斯坦尼康操作员,以及其余来自柏林当地和其他地区的成员。我非常高兴能与他们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