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塑加拿大历史

自1939年创始以来,加拿大国家电影局(NFB)一直就是加拿大的电影制作和发行的实体机构,拥有超过13,000部影片的馆藏。其中部分影片获得过包括12个奥斯卡内的约5,000个奖项,内容约6,000小时。现在国家电影局在对其胶片和磁带作为载体的馆藏进行全面的数字化工作,它也正在研发包括中间文件的及时处理技术等创新技术,并在数字化保存和档案管理方面处于世界领先地位。

在制订我们的数字化计划时,挑战是在将这些无价的音视频遗产传承给后人。

国家电影局主管财政、运营与技术主任路易萨·弗雷特(Luisa Frate)评论道,“国家电影局制作和发行了为数众多的社会纪录片、业余动画片和带有加拿大视角的数字创意内容。在制订我们的数字化计划时,挑战是在将这些无价的音视频遗产传承给后人,同时还需要让他们可以自由地选择格式,包括在影院放映、在线流媒体和在移动设备上观看。”

 

2008年国家电影局为其数字化计划而投资购买了ARRISCAN并将其投入使用。最初扫描的主要是35 mm胶片,这些也都是近期加入到馆藏的电影。电影局研发工程师吉米·弗涅尔(Jimmy Fournier)说:“基本理念是从馆藏中比较容易扫描的开始做。20世纪50、60、70年代电影局所拍的纪录片经常使用16 mm或者Super 16胶片,而故事片和动画片则主要是35 mm。80年代以后的纪录片就开始也使用35 mm了,这也是为什么我们16 mm的片子通常会更老一些。”

35 mm素材偶尔会遇到老化问题,但不会阻碍ARRISCAN的定位针运动。但遇到老旧的16 mm胶片,由于它更脆弱,年代也更久,因此胶片的老化更为严重。对于馆藏16 mm影片中的大部分来说,定位针的扫描方式显然不太适合。

 

电影局已经为ARRISCAN够买了ARRI 35 mm存档片门(Archive Gate),它可以进行无需定位针的扫描,扫描范围比普通的画格区域还大。“有时我们即使用定位针,仍然会有人抱怨扫描得到的画面不稳定,” 弗涅尔说。“实际上湿片门能够看到片孔,我们发现不稳定的画面与扫描仪没有关系,而是与那个时代的拍摄方式有关。我开始寻找不同的稳定方法。在去年的NAB展会上,我很高兴地了解到ARRI正在与HS-Art合作,为ARRISCAN发布了内置的稳定软件。”

ARRI的内置稳定功能(Built-In Stabilization)似乎是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案,但它却是为存档片门而设计的,而那时存档片门仅能接纳35 mm胶片。而电影局需要16 mm的版本。弗涅尔继续说:“真正的目的是完全不使用定位针进行扫描,因为对老旧胶片来说,这会增加损坏的风险。直到现在,我们仅扫描了IP(翻正片)和IN(翻负片),但对于某些最重要的影片来说,我们要扫描的是摄影机的原底片。无定位针扫描对我们来说是巨大的优势,但是我们仍然需要内置稳定系统,因为扫描后的稳定工作会给我们的日常工作流程增加许多额外的工作时间。”

无定位针扫描对我们来说是巨大的优势,但是我们仍然需要内置稳定系统,因为扫描后的稳定工作会给我们的日常工作流程增加许多额外的工作时间。

得到国家电影局的反馈之后,ARRI在2012年的IBC展会上发布了用于ARRISCAN的16 mm存档片门。“ARRI数字中间片部门告诉我他们开发了新的片门,但是他们没有这么多的16 mm素材来测试稳定软件系统,于是就交给了我们,”弗涅尔说。“我们没有仅仅把电影寄到慕尼黑,而是去了那里,直接进行技术合作。我带了14本中间片,我个人认为这些都是片孔损坏都是最严重的胶片,因而也是16 mm稳定系统中最具有挑战性的。”

 

弗涅尔在慕尼黑的ARRI总部对稳定软件在老16 mm胶片下的效果进行了测试。他带来的14本胶片的损坏类型包括:片孔破损,缺失,加大,仅剩一边片孔;以及影像重复,低反差,以及片孔区域的其他损坏。

“与ARRI的研发部门合作非常成功,”弗涅尔说,“我对14本胶片的测试非常满意,仅仅需要细微调整每一个查到的间距的值。我在慕尼黑时,与ARRI一起找到了一个解决方案,能够精细地调整以适应任何不同的间距。这只是一点小改动,稳定系统本身的算法非常出色。”

 

在成功的测试之后,国家电影局决定使用ARRISCAN 16 mm存档片门以及内置稳定软件。它们将于2013年3月交付使用,很快将用于国家电影局下一轮的数字化计划中处理脆弱的摄影机原底片,并为电影局在线放映厅增加更多的片目。

 

弗涅尔总结道:“我们最初的任务是保持我们馆藏片目的生命力,让人们能够接触到它们,因此数字化计划要分三步走。第一步是将片源数字化,也就是生扫描。然后数字母板经过调色,或者也可能经过不同程度的修复。最后一步是中间文件,我们的工作流程非常紧。这使得我们可以为不同的平台而进行编码,无论是在线媒体、电视、DCP、3D还是手机都可以观看。我们得以满足不同渠道或者观众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