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复的革命

位于墨西哥城的墨西哥国立电影资料馆重建了用于保护和修复珍贵历史影片的设施。该馆最近配备了ARRISCAN扫描仪和其他用于存档的附件。数字修复实验室主管保罗·托西尼(Paolo Tosini)接受了ARRI News的专访,谈起了解释目前他们对这些娇贵的硝酸基胶片的修复工作。修复的胶片中,甚至包括一些现今唯一存世的、拥有百年历史的墨西哥革命的彩色影像资料。

Trailer ENSÉÑAME A BESAR

Renovating its facilities to allow restoration work on vulnerable historic films, Cineteca Nacional in Mexico City recently installed an ARRISCAN scanner and archive accessories, which have already been put to use on 100-year-old nitrate footage of the Mexican Revolution, and this trailer of a lost Mexican film, ENSÉÑAME A BESAR.

最初投资ARRISCAN存档工具的原因是什么?

 

在我们之前,在墨西哥没有其他类似的实验室。其他的公共机构只能进行单纯光化学的修复,也有一些私人的。我们希望打造一个全新的工作室,能够处理之前处理不了的素材。我向同事们打听有什么样的好点子,大家说的全部都是ARRI,因为他们更专注于存档技术的实际应用。我们很高兴ARRISCAN能够提供不同的片门,还有无轮齿传送机构,这对于我们太重要了,无定位针模式也一样。当然湿片门也是加分的功能。ARRI这个名字本身就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这家是一家知名的公司,对胶片的研究也有相当长的历史。

 

您最初关注的是怎样的修复?

 

在ARRISCAN装好之后,我们最初关注的就是在馆藏的硝基胶片。我们开始用不同的硝基胶片素材来测试它,特别是彩色的。我们所做最初的测试之一就是仅存的墨西哥革命的彩色影像资料,是大约在1913到1914年间由一家美国公司所拍摄的。这家公司与革命领导人庞丘·维拉(Pancho Villa)有过合同。有趣的是,这部影片并非支持革命,而是反革命的。当时这部影片在美国、加拿大和欧洲上映过,展示的是恶劣的墨西哥局势。

胶片当时的状态很差吗?

 

损坏的程度非同小可,已经快要腐烂完了,有好多部分粘在了一起。我们并不是一直在用存档片门,因为大部分的素材只用普通片门就可以了。但是对于这部片子,我们是绝对需要存档片门的。胶片本身已经无法碰了,就是这么易碎。

We are very pleased with the different gates offered with the ARRISCAN.

关于墨西哥革命的史料素材不多,现在我们有这个35 mm硝基胶片的拷贝,它是由三、四种颜色染成的,是现存的唯一的彩色史料,因此保存好它在文化上是很重要的。另外我们还在修复它,计划将于十月份完成修复工作。

 

这将是您第一次完全修复的作品吗?

 

实际上我们第一次修复的项目已经完成了,那是1951年的墨西哥电影《教我接吻》(Enséñame a Besar)的预告片。据我们所了解,这部预告片是这部电影唯一存世的部分,因此我们决定对它进行扫描修复。我们还扫描了一些来自乌拉圭的硝基胶片素材,彩色和黑白的都有,年限从1923年起,是乌拉圭的第一部电影。因为那边没有修复机构,所以他们把这部影片带到了这里,能够对它进行修复我们备感荣幸。

您扫描的分辨率设置是多少?

 

我们通常会进行16比特、3K分辨率的扫描,尽管有时候也在扫某些影片时降到2K。从一开始我们就决定不用4K扫描。这不完全是出于成本原因,因为我们希望能够容易管理,同时比较经济。当然我们考虑未来会升级到4K,也希望日后能够给ARRISCAN添加内置稳定功能。

 

您正在进行的工作中,硝基胶片占了很大一部分吗?

 

是的,能够修复硝基胶片我们觉得很自豪。几年前我们馆发生过火灾,后来搬到了新的地点。有些人认为就是硝基胶片引发了火灾。这种材料就是这么危险,但是我们希望能够克服恐惧,展示出硝基胶片的美感。我们的目标是按照最原始的样子来展现它们。我们创造了一个围绕着硝基胶片的工作室,使用的都是安全可靠的系统——这也是为什么ARRISCAN对我们这么重要。我们对它很满意。前来的ARRI技术服务工程师经验丰富,帮了我们很大的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