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斯派维的奇异旅行

导演让-皮埃尔·热内(Jean-Pierre Jeunet)拍摄过多部享誉世界的佳作,比如《黑店狂想曲》《天使艾米丽》《漫长的婚约》等等。他最新的IMAX 3D电影《少年斯派维的奇异旅行》也在今年上映。这部电影讲述的故事是关于一个12岁奇才少年离开蒙大拿农场的家,独自横穿美国去史密森尼博物馆领奖的奇异之旅。导演热内坚定地认为这部电影应该用真正的原生3D系统拍摄。经与摄影师托马斯·哈德米埃尔,AFC(Thomas Hardmeier)商量决定,使用ALEXA Plus和ALEXA M配套Master Prime镜头在卡梅隆佩斯( CAMERON PACE Group , CPG)3D 支架上搭建拍摄系统。下文中哈德米埃尔将谈论关于这部电源的拍摄。

THE YOUNG AND PRODIGIOUS T.S. SPIVET trailer

Director Jean-Pierre Jeunet's latest film, THE YOUNG AND PRODIGIOUS T.S. SPIVET, tells the story of an eccentric 12-year-old boy who travels alone cross-country to collect an award from the Smithsonian Institute. Cinematographer Thomas Hardmeier, AFC, captured in true, native 3D with ALEXA Plus and ALEXA M cameras, and Master Prime lenses.

在你和导演让-皮埃尔制作3D画面风格的过程中获得过其他人的帮助吗?

 

当然有,关键的帮助来自电影《雨果》(HUGO)的3D拍摄团队。这也是3D摄影师迪米特里·波特利(Demetri Portelli)参加这部电影制作的原因,他在电影《雨果》及其他3D电影中的表现非常好。除此之外,导演让-皮埃尔还跟我谈到了电影《老无所依》和《神枪手之死》的画面风格,以及加拿大摄影师弗雷德·赫尔左格(Fred Herzog)的摄影作品。但我想让-皮埃尔的画面风格更适合用3D去表现,因为他总是用超广角镜头,以及他总是喜欢利用前景、中景、背景来构建画面关系。

 

搭建3D系统最好是使用机身小的摄影机,因为你想要画面3D感更强就需要多运用运动镜头。导演让-皮埃尔也喜欢用小摄影机做运动画面。我们努力拍摄尽可能大的景深效果,因为依我看来虚化的前景物体其实并不是好的3D效果。

因此你们都用小光圈拍摄是吗?

 

是这样的,但在我以前的电影中我不这样做,因为我一般喜欢非常浅的景深。导演让-皮埃尔从一开始就是告诉我需要很多大景深的镜头。当然,拍摄外景是没有问题的,我们可以把光圈收到T16。大部分的室内拍摄我们的光圈在T8左右。最困难的是在棚内场景的拍摄,在那里很难获得小光圈,我们用的光圈在T4左右。

 

你们用什么镜头?

 

我们用Master Primes,因为我们需要尽可能最锐利的画面。也正因为用了ALEXA M,我们可以选择Master Primes而不是体积小的Ultra Primes。ALEXA M由于体积很小,即使装了Master Prime也能安装上小型的佩斯(CPG)3D架。导演让-皮埃尔想让3D架尽可能小。第二组摄影机我们用的是大的3D架,装的是ALEXA Plus摄影机。

 

以前我用Master Primes镜头拍了很多35mm胶片电影,现在用ALEXA拍数字电影。我认为Master Primes即使在T16光圈的画质都是非常棒的。当然,它可能最好的画面效果在T2.8或T4,但T16也表现得非常好。

你在拍摄不同场景时,会去决定用不同的3D设置吗?

 

会的,在片场我们会通过看监视器决定3D设置。3D用到什么程度是一个相当主观的事情。我们会在片场架着监视器看并讨论。有一个我们经常说的词是“优雅”。当然,我们需要有3D效果,但是我们并不想让它的立体感看起来那么明显。我们要获得一种优雅的漂亮的3D。这个电影的故事是关于一个小男孩,是比较诗意化的题材;并不是动作大片。所以创造一种柔和的3D效果才是恰当的。

It was great to have such immediate access to the ARRIRAW images on set.

导演让-皮埃尔拍摄时用故事板吗?

 

在最开始的时候导演让-皮埃尔并不给我剧本,他给我一份故事板,让我看看是否喜欢这部电影。电影中所有的东西都已经在他的脑子里,在拍摄期间他用周末的时间去思考下周要拍摄的场景。他按照故事板模拟演员走位以及拍场景照片而获得灵感,并用这种方式决定之后的拍摄。我们每周的拍摄镜头他都安排得很精确。同时在现场我们有跟组剪辑师,我们能很快看到把镜头组合起来的效果。

你们有很多实景拍摄,在实景拍3D会更复杂吗?

 

以我们的设备而言,并没有什么问题。在我们拍摄的大部分实景中空间限制对我们并没有什么影响,唯一的问题是灰尘。灰尘让光纤的清洁变得困难。在影棚里导演让-皮埃尔想要做小的置景,因为他要拍广角镜头。在小的置景里我们的3D系统也没有问题。最头疼的一个置景是一座在火车上移动的房子,为此我们在棚里搭建了房子的内景。当我们需要按故事板的画面设计镜头时,美术会跟我们一起商量,决定如何移动房子的墙。

 

为什么你会录制ARRIRAW格式?你们是否有一个高效的流程?

 

我们很清楚使用ALEXA拍摄必须用最佳的录制方式,那就是ARRIRAW。它的宽容度非常好,比其他格式有更高地宽容度,而且效率也很高。

 

能迅速在片场查看ARRIRAW素材是非常棒的事情,同时我们还能在片场剪辑和调色。在现场剪辑和调色对制作3D电影而言作用很大。因为3D是两个画面的系统,更丰富的色彩会增强3D的效果。所以我们通过对色彩的观察判断所拍的3D效果,这点是很重要的。也正因如此,我们在片场安排了调色环节,以帮助我们了解哪些是我们想要的效果,而哪些不是。实际上我们在片场做的调色跟最终的成片已经相当接近,这也成为我们后续DI流程中的判断基础。